Friday, January 23, 2015

撒嬌



撒嬌女人並非無往不利。

在我的行頭裏,女子多是硬朗型,柔也是外柔內剛。女漢子少人疼,但只要正常工作,能力多被肯定;嬌柔女子人緣好,但再勤力都得不到信任,還惹來衣冠禽獸滋擾,有苦自知。

《撒嬌女人最好命》由工具書改編,撒嬌招數密集,但不算誇張,跟現實所見接近,反正就是某些女子的生存方式。近年經常要求人,放柔了身段,但離撒嬌定義還是很遠,反正撒嬌不撒嬌,各有好壞,誰也不必羨慕誰。

 撒嬌這回事就像放屁,自己做若無其事,人家做了特別臭。以廣東話傳情的撒嬌女,有三句逢迎人的口頭禪,無論如何重組句子都可以說得通,那就是:

真係架?
點解既?
好叻啊!

跟朋友F約吃飯,就常常遇到這種女孩,彷彿地球上任何事物都可以教她們瞪大眼直吃驚,F會故意把聲線拉高八度,在旁邊逗她們,不用等那些小女人嘟嘴發作,我已想給他趴趴兩巴。

有些女人的聲調本身也會惹人討厭。電影中的撒嬌女隋棠,聲音是正常女人的嬌嗲;但有些廿幾歲的女人,學藝未精,慣性以五、六歲的童腔說話,以為這是撒嬌--我肯定跟他們交往的男人,都是衣櫃裡的孌童癖。

女漢子周迅是春嬌的翻版,得獎女星沒有竭斯底里的情緒,但當她在火車滴下淚來的時候,觀眾也跟着心酸。有些評論抱不平,覺得女漢子為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執著多年,如此折騰太沒有自我了,說導演「直男癌」發作,要戲中的女人都討好男人,但我信戲院八成人,不論男女都有過這個經驗,只是每個人「發病」時間的長短和方法不一樣。

電影的過鏡場景拍得很生活化,沒有近年大陸時裝片堆砌空殼的感覺,讓我想起我在上海公幹,在街頭蹓躂的片段。男主角黃曉明的「爆點」也居功於場景,來得有些晚,就是在我差點要將他列為花瓶之時,他有場回老家與老父吃大閘蟹的戲,現實中身光頸靚到自戀的他,煮蟹拆蟹演得非常自然,就好像一直在那個兜痞的單位長大,那個「大茄」是他的親爹。

結局是童話式的,男人喜歡甚麼type其實很難改變,搶鏡的女配角謝依霖頭十五分鐘已經講出重點:及早回頭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