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 2008

有一戶人家
八年前拍心口說要請客
再花了四年安排了一桌宴席
大家都知道主人家的性格
不時打罵下人,排除異己
主人家亦從不掩飾
因為他覺得這是自己的家事
但大家好歹還是給了他這個面子
接了他的空頭支票
讓他做東

偏偏到了上座的一刻
其他大戶家裡的小鬼才「驚覺」東道主的橫蠻
新仇舊事一一提上了桌面
連街尾蘇家的事都算進他的帳裡去了
罪名是縱容蘇家虐待下人
你看我們家裡
那些黑皮膚的奴才
頂多是叫家丁一個一個的教訓吧
只要閉路電視拍不到
眼不見為淨就好
蘇家可是一族一族人的殺
想超英趕美哩

大戶紛紛起來指摘
彷彿第一天聽到這些事
大家愈說愈氣
都拍桌子說不來賞你主人家這張臉了~
不過
魚翅上桌了就call我
我叫下人來打包
我不賞臉是是一件事
我家妻小磨拳擦掌等了四年才能分一杯羮
可不能損害他們的利益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