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五毛

太后閱報,問甚麼是「五毛」?正想解答,忽爾語塞--若直接回答說是「人渣」,略嫌太簡單,但用《香港網絡大典》的定義,對太后又可能太複雜:

「五毛黨」是對「網絡評論員」的衊稱。傳言每發一帖便可以獲得五角(大陸「一角」俗稱為「一毛」)報酬,故此謔稱「五毛黨」。

第一代的五毛,並不只談政治,也有產品評論,明星造勢,總之收錢就替人消災,可以是鱔稿正評,但據行內人說負評會多收一點,當作是作孽結怨的補償。對五毛黨跟誰對著幹,我沒有意見,讓我看不過眼的是那種低水平和歪理,竟然有面目可以收錢,分分鐘賺得比你同我多,而且為數不少。

我發現五毛有另一個特點,不知道是不是自家特色,就是錯字特多,經常用錯成語死雞撐飯蓋,並不是我們尊貴議員Tree Gun博士的專利,Banner對頭人名寫錯,口號叫錯是家常大小便飯。照說要五毛,至少都讀過書才會識字留言,對於五毛黨文字水平,可以跟對家如此差天拱地,總覺不可思議。

經過年多的佔中運動洗禮,才忽然領悟到:五毛之所以強詞奪理而振振有詞,其實是在死頂,也許這些人心知肚明,真理從來不在他們那邊,那不是發自內心的東西,只是收了錢做事,客人就永遠是對的,死也要拗返生,才能袋袋平安。五毛之中也有會想做才子的理想派吧,只是墨水真沒有那麼多,做不了才子,就做最專業的五毛,反正隔了個電腦屏幕,人會比較抽離,告訴自己並沒有真的為五毛賣掉良心,一個身分曝光了就多開幾個戶口,虛擬地虛張聲勢,歪理感覺就沒那麼薄弱。

聞說尊貴議員連串流和下載也分不清楚, 所以我猜真不是每個人都熟悉網上世界的運作,因此之故,五毛後來進(退?)化到另一個境界,那種盲目謾罵蔓延到社會各階,連過五關斬六將,成績斐然成為高官的精英,都相信了五毛之詞,將歪理和虛假的數字掛在口邊,以為真的很多人支持自己;在雨傘運動前後尤其明顯,但凡邏輯不通或者人身攻擊的留言者,都被罵作五毛,而那些人都會趕緊跳出來,義正詞嚴地反駁:「我無收錢,我代表我自己!」「周融唔信,唔通信黃之鋒?」下台階也不要,直認自己弱智,真係關帝都保佢唔住。

行文至此,如有雷同冒犯,實屬閣下不幸。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心傷

已經持續好幾年。登山後、受壓力,心胸就隱隱作痛。近來甚至痛到錐心,要立時從辦公桌站起來,跑到廁所休息,而其實又制止不了什麼。

「點可能無得醫?」前老闆怪叫。批准轉職,介紹醫生。檢查一輪,意見跟前些時見的大夫一樣,Inconclusive(唯一收穫是知道自己比想像中高,有170cm,沾沾自喜。)。在專科眼裏,唔死得就無謂醫,看那個表情,心裏甚至認定我誇大:有無咁岩重呀?

感覺不通最難傳。心痛還容易定奪,因為心臟長在我的身體內,心電圖不能抹殺我的知覺,痛在我身無奈也沒法讓對方親身感受 。但世間有更多事情難以說得清--堅持得了70多天,堅持得了一輩子麼?

白痴的人說你無知,合該回家湊仔(湊仔有甚麼好辱罵呢?任何人也是老母湊大的。);
收錢做事的人,說人收取了外國的好處;
拿着棍子的人,說別人撐傘是暴力
示威區不能示威;
點出國王新衣的人犯了法;
手執惡法的人才是守法。

人們就是習慣以己度人。歪論聽了一百遍,漸漸自己都懷疑自己。


相信自己不能登頂,
相信應該離開某個崗位,
相信一段關係不是一廂情願,
相信一場運動本意是和平有愛,
此時此刻,才驚覺某議員說得對,「自己相信,就見到證據,唔信就生安白造」。

一切一切,
只有自己相信。



Thursday, November 27, 2014

再見

「再見」是別離,也可以是重逢。離開跟你無關,但重逢前不免要放下一些人事,才能向前。

不只一個人跟我說,我們的相遇是命定。預言果然成真,但只對了一半。原來世上有這麼一種關係,相親又相異,默契又陌生,相距千里地依賴彼此,彼此介懷,但又知道沒資格過問太多。常常在街上不見了對方,又常常在月台不期而遇,相遇又錯過,錯過再相遇--沒有牛郎織女的浪漫,比較似火星撞地球--然後又過去了,終歸就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

你說話不多,廢話謊話倒不少,反正不是第一個人講,我不是第一次聽,聽到麻木,不再認真,連感覺也不再相信。我以為最介懷你那句「生日快樂」,介懷到內心即時「X」一聲,因為歷史告訴我,祝我生日快樂的人,最後都會令我很不快樂,結果你不負所望。但如今腦際倒是另一句最歷歷在目:「係你走先架。」那應該是全世界最忙碌的街道,人來人往是以百萬計的,我們沒有一如以往的重逢,但,我不是沒有等過,只是門關得太快,或者,從來沒有為我開過。

終於,如你所言,我先行一步了。離開跟你無關,中間的恩惠,我會記住,但相欠的,應該還完了。 謝謝。




Monday, November 24, 2014

面子

人活一世,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一代宗師>


本來不喜歡王維基。那是許多年前,同事自豪地跟我說:王生約我傾跳槽。然後羨慕地加一句:王生身邊總有不同的女孩相伴,不是太太啊--同事強調。我目無表情(盡量),心想,不就是個風光一時,實質自信不足,要靠女人點綴蒼白的男人?

到再留意這個商人時,已經是港視事件。當然在此之前都記得他在亞視短短日子說過的那些狂言,對他搞電視台遇上阻力並不奇怪,只是奇怪力度如此大,大如一塊鐵板,還未作奸,已經要他永不超生。

經記者報道,才知道他大學時代也是學運搞手,他未有否認,強調那是過去的事情了,由政總百天到今天網站開台,不會公開站台反政府,一再表示現在的他,只是個沒膽的生意佬,
但時局一再推他上前,敲問他沉睡的良知--我有種感覺,時局會把他推得更前,直至成為旗手,無從推塘。

由佔中到舉傘,由醞釀到遍地開花,已有不短的日子,那面旗幟,黃的藍的,都不是誰拍拍心口說了算,誰就可以擔得起,有人爭著上前,有人自命國師自命朕,但爭不成的最終就只是小丑,一切都是命定。

風雨之中有面子也有裡子,最教我齒冷是蔡東豪(係,我開佢名!係,我係用「齒冷」兩個字)。由一開始,就覺得他是個成事不足爭出風頭的傢伙,商台事件沒吃足教訓,多年後挾全香港人之名搞主場新聞,最後落荒而逃,明明是無水慳皮草草收場,又要執番咋沙,硬要說成被人逼害,再多賺前員工的幾顆熱淚。枉黎先生給他坑了兩年的稿費和版權費,捱盡左中右和豬內臟’攻擊,都沒吭過一聲,也沒倒下,叫蔡東豪做狗熊,是侮辱了動物。


力有不逮縮沙,本是人之常情,特別討厭蔡東豪,也許是因為他終年搖著「跑步」的晃子寫文章,教人處世的道理。認識好些跑步的男男女女,都是默默苦練型,一步,一秒,一年,其中一個中年朋友,個性跟蔡先生都是大哥格,毅力尤其驚人,忍住痛風年年完成馬拉松,不嚷半句,遠比蔡氏強得多。若不是蔡氏不只一次提及自己那些半途而廢的住績,多多借口維護自己成績低劣,我灭知道練跑原來如此辛苦,對友人敬佩更深。

朋友默默跟自己比賽,而一個空有理論的人,居然能在《信報》妖言惑眾這麼多年,以至他青蛙上身,忘了自己是普通人,搞出一個泡沫,又親手將之打破,把已經脆弱的香港人搞得更無助;又繼續厚住面皮、霸住寫字地盤胡說八道,以為全世界忘了他所作所為,「要嫁,就嫁跑步的人」,乜乜物物---收皮啦,唔該。

對於這樣的人仍有人祟拜,實在匪夷所思,也同情現今世代的年輕人,沒有更好的偶像可以做榜樣。夢裏的人老是叫不醒,怎能怪有人支持藍絲帶呢?

Sunday, October 5, 2014

不聞

我有一班教養尚算不錯的朋友,社會動盪風頭火勢之時,自動自覺低調,FB上不會PO太多吃喝玩樂的照片,免刺激別人,招人話柄。佔中黃藍之爭,這班人照常消失,只是衰在眼尖,發現了一個共通點,對事件由頭到尾不聞不問的,大部分來自某報館舊友好,你有你去飲,佢有佢去酒樓飲,其中一位平日好像沒甚麼立場的天平座,PO上撐警察的短片,似在證明某示威者抵比人噴(我估)。

又有另一些人,除褲放屁,不說明明閉嘴就好,卻要特地在FB或者友儕間重伸自己不沾政治,不想講或者不想支持任何一方,委屈得似殘片中的白燕(未聽過誰是白燕者請自己Google);高章一點的,在金鐘示威者前拍一張婚紗照,名揚四海,再 在FB曉以大義,預告失敗乃成功之母,讓人人以為他熱愛政事,重點其實在於最後一句:不要怪責不上街的人(即係佢本人)。

對這班對一切時事舉手投降不作發言的朋友,從來都不好說甚麼,但不知為何在今次這件事上,他們的理性和稀鬆平常,卻比那些明刀明槍挺藍的人更讓我不舒服。因為他們不是不知道家中出了亂子,卻用不同的理由,合理化眼前種種不合理:警察是按本子辦事,非禮要講證據,有人捱打但天太黑了看不清楚是誰下手......

面對這些人,可以做甚麼?我甚麼都不做。應該聚合的再遠都會重聚,就讓緣分的洪流,將不該留在我身邊的那些,一一沖散。

溫柔

你問:何時才學會溫柔的力量?今天,看政總,銅鑼灣,旺角的人海,也許能給你一個參考。那就是溫柔的力量。

香港人,從來不以溫柔著名,溫柔不起來,背後有許多因由。但原來這項特質卻一直埋在我們心裡,一如勇敢,冷靜,團結.......在危急關頭一一冒出來,以柔克剛。

風暴前夕,問過自己許多次:支持?不支持?支持?不支持?但到了關鍵的那個點,心便會給我答案。我認真的執拾行裝,戰戰兢兢,第一次覺得,不能跟家人說明行蹤,第一次擔心,我有可能回不了家,但正正因為害怕情況會不可收拾,更加要出去撐。

人在現場,感覺反而更加清晰,平靜,以往在名人偉人身上見過的種種不可思議,甘地的和平革命,天安門廣場死守的學生,他們的所思所想,我好像更明白了多一點。

你受傷了,回應一如以往的倔強(好聽一點叫堅強)。由過去到現在,無論是諫言還是軟語,我連你的鐵殼也無法消解,實在沒有太大信心可以化解方丈那一夥更僵化的心,不過我會盡力嘗試,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Tuesday, September 9, 2014

分裂

朋友短訊求救:該怎麼封掉面書上的建制派“朋友“呢?

近期有這種煩惱的不只她一人。圈子純淨(DRY)如本人,都有一個道不同而為友的人存在於社交網絡之中。同枱食飯不敢多談政治的,全面滲透面書,短訊群組,或明刀明槍,或指桑罵槐,不一而足,最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的,是連父母也被恐懼鼓動,口說怕年輕人被种,其實心裡害怕哪一個政權的無情摧殘,根本不用明言。若非雞犬當道,引發風雨欲來的爭議,我們不會知道毒性已經攻心至此。愛一個人而不能愛,固然無奈,但你知道雙方都是好人,卻為著觀點不同而遙遙對立——那才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和而不同,講比做的容易,對於身邊人陌生至此,朋友索性眼不見為淨。我卻認為這未嘗不是好事,也沒有擋掉道不同的人,不是我有特強的心臟可以看得下去,而是我盼望小病是福,有病就應該讓它病發,最好一單比一單荒謬,妖孽都現形了,病人才願意受治療,才能逐一對症下藥。而無論意見與我相同還是相左,小島都是大家有份的,到最後,如果大多數的人都同意讓它淪陷,不去求醫,我不會也不能擋住巨輪,無論人還是地方,都有它的命數,有人不想做英雄,有人爭做狗熊,時代的海嘯將我們捲到哪一個位置,從來都身不由己。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新聞

本來題目是維基,後來又變成明報,然後又殺出慧玲,公然開猛火煮蛙,新聞進展比電視劇還要快。


有得揀的話,寧願集會亦不愛遊行,急性子步伐從來都是嗖嗖嗖向前衝,哪裡有耐性等一堆人阻我去路?但因為怕人頭不夠,硬逼著自己參加。再講,如果可以閒得下心行街食飯睇戲照常放假,我對不起我讀過的書,對不起自己。


是的,No News is Good News,新聞自由如空氣,缺氧之時你才會懂它的重要。沒有電視看,走出十二萬人,沒有新聞自由,只得六千人集會,還要中間大概有四成是行家,但到底也已經比我先前設想的人數好。


朋友邀約的時候,以為我會跟舊同事同行,這倒是從來沒有想過,因為我行我素比團體活動適合自己,雖然至少有半隻腳是為他們走出來的,但覺得毋須別人特別知道我的關心,走了兩圈都沒有碰著就算無緣。這也是頭一次在我城遊行,有擔心過人身安全,此時此刻模樣,就算隔壁解放軍總部忽然駛出一輪坦克輾人,也不再稀奇。


賣花姑娘插竹葉,記者由(自覺)為民請命,如今調換角色,新聞人成為新聞,聲援別人的成為被聲援的人,感覺很奇怪,更怪是在報章上看到自己認識的人和機構,被旁人以不同角度詮釋:聲音啦,報格啦,個性啦,大家說得頭頭是道,把我這個明明認識當事人的人都搞糊塗了,到底係你識佢定我識佢?係你做過個間報館定係我做過呢?由為他人發聲到要為自己走出來,大家似乎亦沒有這樣的經驗,嗌長到乜的口號(編輯唔該CUT短佢!),主持人亦都顯得生疏,說到底關乎切身,沒有失控痛哭已經算贏了。隊伍上充滿各式旗幟,有騎劫活動之嫌,集合地點甚至有人大放厥詞說要摧毀傳統傳媒,又有人私下印發單張,為自己私利伸冤,在這個地盤可以說他們想說的,包容他們,也是新聞和言論自由的一種體現。


離開隊伍以後,也特地到政總門口看了一看。朋友和很多參與遊行的人,似乎都不知道政總門外被親中團體霸佔,看是為了看看他們的號召力,到底我城有多少人願意為區區利益,出賣自己的靈魂?一如所料人的寥落,生人霸死地,大樹幾乎比人多,橋上還加了一重鐵馬,防衛愈強只看出人心愈虛怯。忽見熟悉的身影,也不過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淡淡交匯,別過臉去地球是會照轉的,但還是上前打了個招呼,純粹選了心會比較安樂的一條路去走。由懂事到現在,由抗拒到接受,人到四十,遊不遊行,埋不埋堆,到打不打招呼,做任何事仍然由心而發毫不理性,還在利字當頭的地方講公義,我該說目己是忠於自己,還是X居見過鬼唔怕黑?不過從這一點,我至少可以肯定,自己不會變成橋下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