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15

禮物

在九九八十一個例子之中
我最不懂做女人的地方是不懂大方接受男性的施予
我總無法像那些港女/公主一樣欣然受落,收之為兵
反而惴惴不安,覺得虧欠,無功不受祿
想著如何還這個人情
而這些唔識do的怪反應都會寫在我的臉上
把氣氛弄得更尷尬

其實任何人的幫助都會教我受之有愧
但男女間的思想差異又會令事情變得複雜一些
當然不是為借tissue讓位這些事情庸人自擾
我還未老姑婆到這個地步
而是一些我沒有想過的禮物
超逾了所認知的道德/社交界限

在東歐
貪賄之事如家常飯
合作的當地導遊知道我們銀根不鬆
仗義要開大張單讓我回公司報大數
來,他問,寫幾多?

在摩洛哥
當地的男性間長幼觀念很重
比自己大的一律要視作大哥,要言聽計從
一天某位大哥朋友的小弟到來閒坐
那位小弟十六七歲的年紀
大哥見我們談得投契(其實我只是破冰找話說啊)
即問:要不要他陪你到卡薩布蘭加?
言下之意就是借給我做男寵了
說時少年眼大大深情看著我

遇上這些不同地方的潛規則
會特別警覺到自己累積多年的道德底線
從經驗中還能學會如何應付
但有交情牽絆的就比較難開脫了
既示好,但又猜不到動機
收也不是,拒又好像無禮
例如:你下次來可以睡我家,省租錢
err....
我倒不是介意要兩個人還是一個人睡
但你女友會介意另一個女人睡她的那邊大床吧
由食飯都要叫幾個人到突然比我睡你的床
應該當這些人是真傻還是扮懵呢

還是閨蜜懂得男人心:你比D男人表現吓自己啦
哦,收到

Saturday, May 9, 2015

五個小孩的校長


【有劇透】

這是一齣哭得人眼睛很累的電影。看完會明白宣傳為何強調「真人真事」,不然觀眾會罵:香港地,勵志就是買樓,邊會有個咁笨x的女人,為幾個窮豆丁勞心勞力?

電影監製是動作片王陳木勝,每句對白,每個催淚位亦經過爆破般的準確計算,情節推進都在意料之內,勝在舖排自然(例如以幾個鏡頭交代校長退休後寫意但空虛的生活),不會畫出腸要楊千嬅講「我好悶呀,想搵d野做,所以接受4000蚊做校長」,有心人自能意會往後的發展。

本片雖然涉及六個家庭(校長及五個學生),但主線一直很清楚,就是教育如何地重要。情節豐富清晰,補足了楊千嬅喊極喊唔出的拙劣演技。它拍出呂校長在於待人接物和教育專業上的老練,以生命去影響生命,也要有技巧才能為對方接受。五個學生各有不大不小的問題,要用不同招數化解,不能光靠日劇式熱血或當頭棒喝。對中產觀眾而言,它也反映了社會另一階層的世界,少了一點車錢,就足以令小孩上不了學,而劇本已經美化了現實,散場後在觀眾心中留下更大無奈。

很多影評都讚配角「補習天王」錢寶意是不可或缺的對比,找森美飾演,可減低觀眾對角色的厭惡。校長和他對話讓我最有共鳴,完全明白校長何以如此憤怒,因為我有不少對牛彈琴的經驗:說到底錢天王也是個聰明人,何以會像聾了一般,好像對校長的想法一點也不理解?讀到黃明樂的分析後才釋懷:


道不同的人,你說得再清楚,他還是會想歪的,正如他也從來沒想過,你不是來談生意的。--黃明樂《五個和五千個學生》




Monday, March 16, 2015

蝗蟲



據說你最討厭的人,其實是你的一面鏡子。

公幹經驗所得,外國人這幾年對中國人的臉色愈來愈不好看。香港朋友因此抱怨,認為是受大陸客連累;但事實是:即使外國人搞清楚了我們是香港人,待遇 和臉色不見得會較好。那些買買買買的行徑,在公眾場合大聲說話,訂位no show,打尖走精面,毫無公德的言行,都是五十步笑百步。


如果到來購物、買日用品的中國人算是蝗蟲,香港人實為蝗蟲之先。瘋狂購物就是不少香港人旅行的目的,重災區是日本,掃藥房,掃波鞋,掃海鮮食材,一度甚至有旅行社幫忙團購一箱箱賺佣。由送禮自用,到九十年代替親友帶,發展到facebook網店,從未斷絕,走水貨走到開商場舖,接受報紙和電台主持訪問,介紹日本最新玩意。

奶粉亦然。有一段時間,香港的父母很迷信日本一隻「聰明奶粉」,在三一一核災後,第一時間趕去(自以為輻射程度低一些的)沖繩、大阪搶購奶粉,跟別無選擇的日本父母搶貨源,而且振振有詞,不外乎是一些人不為己之類的理由,最常用是一個個書包拋出來,説「孩子不能轉奶粉」,可後來日本奶不能吃了,也沒聽說誰家孩子因為轉奶粉夭折,當然那些媽媽也沒死掉,繼續獻世。(連結:http://m.baby-kingdom.com/post.php?fid=730&tid=3761658&page=4)

還有沙士那一段時間,人民幣比港幣便宜,大量香港人都北上消費,也走水貨,今天一條煙,明天一塊生豬肉,甚麼都帶。

此一時,彼一時,到人口比我們多百倍的旅客湧來消費,香港人又有別的說辭。 無非是自私。

那時,我們都認為是在振興他方疲弱的經濟,只是當地沒有記者問過我們感想。在自己能力所及去掃平貨、買好東西是理所當然的,不會細想是否打擾了別人的國度。要是去日本的交通方便得似去大陸,成本便宜如火車票,擔保每天去日本走水貨的人不會少。


*******************************************************************************************************

我當然明白中國水貨客人口比我們多,拖着行李盲衝直撞的行徑亦惹人討厭。但事情演變到後來,如同很多歷史事件一樣,變成紅衞兵式的集體欺凌,你有鄉音,你推住手推車推住行李箱,或者你回罵一句,就是水貨客,或者支持水貨。

行為的不當,大可當下訓斥,如果氣難消,或者無動於衷,起飛腳踢都無可厚非,打成一團,完全支持。為何要人多勢眾,戴住口罩才敢大聲?至於水貨,如果這真是一場「反水貨行動」,就請把香港水貨客一併懲治舉報,不要寛己嚴人。

******************************************************************************************************

東京有再多再有錢的水貨客購物,都沒有太影響到生活,不是因為地方大,而是商家不會為了快錢,一面倒改做某種生意來迎客,如果那個點開了一間藥房,十年後去還是那一間藥房,不似香港地舖,地產當旺時,左右中間一下子全是幾大地產公司;買名牌的內地人多了,就把店都收了租給大品牌珠寶店;到水貨客湧現,又一下子全變了「免稅藥店」。

有一段時間,甚至拒賣奶粉給講廣東話的客人,嫌你買得少。

香港人,為甚麼要看輕自己人,又再看輕別人?



Friday, January 23, 2015

撒嬌



撒嬌女人並非無往不利。

在我的行頭裏,女子多是硬朗型,柔也是外柔內剛。女漢子少人疼,但只要正常工作,能力多被肯定;嬌柔女子人緣好,但再勤力都得不到信任,還惹來衣冠禽獸滋擾,有苦自知。

《撒嬌女人最好命》由工具書改編,撒嬌招數密集,但不算誇張,跟現實所見接近,反正就是某些女子的生存方式。近年經常要求人,放柔了身段,但離撒嬌定義還是很遠,反正撒嬌不撒嬌,各有好壞,誰也不必羨慕誰。

 撒嬌這回事就像放屁,自己做若無其事,人家做了特別臭。以廣東話傳情的撒嬌女,有三句逢迎人的口頭禪,無論如何重組句子都可以說得通,那就是:

真係架?
點解既?
好叻啊!

跟朋友F約吃飯,就常常遇到這種女孩,彷彿地球上任何事物都可以教她們瞪大眼直吃驚,F會故意把聲線拉高八度,在旁邊逗她們,不用等那些小女人嘟嘴發作,我已想給他趴趴兩巴。

有些女人的聲調本身也會惹人討厭。電影中的撒嬌女隋棠,聲音是正常女人的嬌嗲;但有些廿幾歲的女人,學藝未精,慣性以五、六歲的童腔說話,以為這是撒嬌--我肯定跟他們交往的男人,都是衣櫃裡的孌童癖。

女漢子周迅是春嬌的翻版,得獎女星沒有竭斯底里的情緒,但當她在火車滴下淚來的時候,觀眾也跟着心酸。有些評論抱不平,覺得女漢子為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執著多年,如此折騰太沒有自我了,說導演「直男癌」發作,要戲中的女人都討好男人,但我信戲院八成人,不論男女都有過這個經驗,只是每個人「發病」時間的長短和方法不一樣。

電影的過鏡場景拍得很生活化,沒有近年大陸時裝片堆砌空殼的感覺,讓我想起我在上海公幹,在街頭蹓躂的片段。男主角黃曉明的「爆點」也居功於場景,來得有些晚,就是在我差點要將他列為花瓶之時,他有場回老家與老父吃大閘蟹的戲,現實中身光頸靚到自戀的他,煮蟹拆蟹演得非常自然,就好像一直在那個兜痞的單位長大,那個「大茄」是他的親爹。

結局是童話式的,男人喜歡甚麼type其實很難改變,搶鏡的女配角謝依霖頭十五分鐘已經講出重點:及早回頭吧。

Thursday, January 1, 2015

理性

開口埋口叫人「理性」,超討厭。

「理性」近日被高度讚揚,變成做人做事唯一的正途。屙嘔肚痛,政改貪污,凡事一有分歧,一味勸人理性討論,錄音機式的自圓其說,從高官的狗口中說出來,特別好笑。

運動最盛的時候,有所謂「和理非非」的倡議,遭部分人非議,這是錯在提倡的人,一開始就誤將「理性」「冷靜」混為一談,結果一幫中文水準低劣的高官又跟着鸚鵡學舌的大發謬論。

冷靜跟理性是兩回事。面對暴力挑釁,冷靜應對,是為將自身危險減低,同時將氣度提高。功利一點說,敵人動手你不還手,是賺取支持的策略。


而理性/感性,是人皆有之的兩個特質,有如硬幣的兩面,人人做每個決定都會摻雜兩種思緒,比例或多或少因人、情境和民族而異,相異而並存,用手術刀也切不開。面對挑釁,感性上會恐懼憤慨,理性上會估量還擊/不還擊的結果;法庭審一件案,量刑前有求情的機會,這是為人性預留的空間。


一個人理性或是感性處事,我沒有意見,我討厭的是口不對心,將「理性」變成金鐘罩,堂皇地通過不理性的決定,然後叫人理性對待他不理性的行為。擇偶明明是心(和下半身)決定的事,但又要用腦子去量度論匹配;炒一個下屬,要冠上堂皇的理由,硬說人品德有問題,何不乾脆表明:佢hurt到我,唔聽話,我好X憎佢。理性令我們在社會淪陷時放下學生,準時上班,埋怨堵塞馬路的人。泄恨亂打人,說成是理性執法。外國人問:為甚麼不是每個人都支持民主運動?因為中國人倉皇得太多年,害怕連僅有的安穩都失去,理性的跟你說:無用架,爭嚟做咩呀,無民主都幾好吖。理性D啦。

難怪我跟理性的人,總不咬弦。

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五毛

太后閱報,問甚麼是「五毛」?正想解答,忽爾語塞--若直接回答說是「人渣」,略嫌太簡單,但用《香港網絡大典》的定義,對太后又可能太複雜:

「五毛黨」是對「網絡評論員」的衊稱。傳言每發一帖便可以獲得五角(大陸「一角」俗稱為「一毛」)報酬,故此謔稱「五毛黨」。

第一代的五毛,並不只談政治,也有產品評論,明星造勢,總之收錢就替人消災,可以是鱔稿正評,但據行內人說負評會多收一點,當作是作孽結怨的補償。對五毛黨跟誰對著幹,我沒有意見,讓我看不過眼的是那種低水平和歪理,竟然有面目可以收錢,分分鐘賺得比你同我多,而且為數不少。

我發現五毛有另一個特點,不知道是不是自家特色,就是錯字特多,經常用錯成語死雞撐飯蓋,並不是我們尊貴議員Tree Gun博士的專利,Banner對頭人名寫錯,口號叫錯是家常大小便飯。照說要五毛,至少都讀過書才會識字留言,對於五毛黨文字水平,可以跟對家如此差天拱地,總覺不可思議。

經過年多的佔中運動洗禮,才忽然領悟到:五毛之所以強詞奪理而振振有詞,其實是在死頂,也許這些人心知肚明,真理從來不在他們那邊,那不是發自內心的東西,只是收了錢做事,客人就永遠是對的,死也要拗返生,才能袋袋平安。五毛之中也有會想做才子的理想派吧,只是墨水真沒有那麼多,做不了才子,就做最專業的五毛,反正隔了個電腦屏幕,人會比較抽離,告訴自己並沒有真的為五毛賣掉良心,一個身分曝光了就多開幾個戶口,虛擬地虛張聲勢,歪理感覺就沒那麼薄弱。

聞說尊貴議員連串流和下載也分不清楚, 所以我猜真不是每個人都熟悉網上世界的運作,因此之故,五毛後來進(退?)化到另一個境界,那種盲目謾罵蔓延到社會各階,連過五關斬六將,成績斐然成為高官的精英,都相信了五毛之詞,將歪理和虛假的數字掛在口邊,以為真的很多人支持自己;在雨傘運動前後尤其明顯,但凡邏輯不通或者人身攻擊的留言者,都被罵作五毛,而那些人都會趕緊跳出來,義正詞嚴地反駁:「我無收錢,我代表我自己!」「周融唔信,唔通信黃之鋒?」下台階也不要,直認自己弱智,真係關帝都保佢唔住。

行文至此,如有雷同冒犯,實屬閣下不幸。




Monday, December 15, 2014

心傷

已經持續好幾年。登山後、受壓力,心胸就隱隱作痛。近來甚至痛到錐心,要立時從辦公桌站起來,跑到廁所休息,而其實又制止不了什麼。

「點可能無得醫?」前老闆怪叫。批准轉職,介紹醫生。檢查一輪,意見跟前些時見的大夫一樣,Inconclusive(唯一收穫是知道自己比想像中高,有170cm,沾沾自喜。)。在專科眼裏,唔死得就無謂醫,看那個表情,心裏甚至認定我誇大:有無咁岩重呀?

感覺不通最難傳。心痛還容易定奪,因為心臟長在我的身體內,心電圖不能抹殺我的知覺,痛在我身無奈也沒法讓對方親身感受 。但世間有更多事情難以說得清--堅持得了70多天,堅持得了一輩子麼?

白痴的人說你無知,合該回家湊仔(湊仔有甚麼好辱罵呢?任何人也是老母湊大的。);
收錢做事的人,說人收取了外國的好處;
拿着棍子的人,說別人撐傘是暴力
示威區不能示威;
點出國王新衣的人犯了法;
手執惡法的人才是守法。

人們就是習慣以己度人。歪論聽了一百遍,漸漸自己都懷疑自己。


相信自己不能登頂,
相信應該離開某個崗位,
相信一段關係不是一廂情願,
相信一場運動本意是和平有愛,
此時此刻,才驚覺某議員說得對,「自己相信,就見到證據,唔信就生安白造」。

一切一切,
只有自己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