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08

早已知道有問題存在
但又忍了這些年
一來已成習慣
二來知道問題棘手
要解決的話必須連根拔起
就這樣拖拉著
由稍稍的不舒服
到變成一下一下錐心的痛
一直忍耐到忍無可忍的一天
無可挽回

畢竟在一起的日子不短
當中總會經歴一些掙扎
自己的責任自然脱不了
是不是可以做些什麼
減低對彼此的傷害?
許多人都這麼忍過去了
是不是自己要求太苛?
真的要走到這一步嗎?

結束的一刻
死去活來
任旁人如何安慰支持
久久未能平復
以為會痛苦一世
才不過幾天又了無痕跡
只是偶爾空空洞洞的感覺提醒著你
它‧發‧生‧過

噢,我說的是牙齒

1 comment:

veron said...

沒齒.難忘~

好d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