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7, 2008

筆陣:禁


家母常說:禍從口出
無奈老是學不乖
口沒遮攔又得罪了人
連臉都沒見過就成了冤家
可見交通禁區容易避
情感的禁區防不勝防

即使不張口說話
都還有可能惹毛別人
記憶中遇過兩次「正面突擊」
一次是因為藝術喜好
其時獨居
掛了馬蒂斯(Matisse)的明信片在廳中
是類似圖中這一幅的人體速寫
貪其色彩繽紛
冷不防來訪友人彈出一句:嘩!你搞咩呀?
是啊,我搞過什麼呢?
不就是掛了幅明信片罷

另一次是關於暱稱的問題
當時公司頭髮短一點的女生都會被前輩叫做「仔」
我也不在意,只覺親切
偏偏有政治正確的閒人會替你操心:
蝦,點解你地咁得意ge呢呵
明明係女仔
但係要叫乜仔物仔ge?

許多年後才知道
當一些人用「蝦,點解咁得意...」做開場白
意思就是他不滿意你的一些事情了
明知自己一開口就放毒舌
唯有傻笑了事
後記
交稿後看到alex君最新一篇網誌
因為看到一對男同志親熱而自責偽善
令我想起自己為別人劃下的禁區
就是看不慣別人在公眾地方親熱
拖手OK,底線是鳥啄式的親吻
其餘身貼身摸屁股抓胸部掃下體或將頭埋向對方胸口諸如此類
都覺得十分眼冤
這不關乎性取向
要強迫大家看你們演生春宮
是缺乏公德心之舉
你們不介意演,我可介意看呢

2 comments:

galaxy said...

係呀,見到那些人在公眾地方過份親熱, 會感覺疙瘩 !

muddymoose said...

吓?掛張art既postcard响自己屋企都係罪? 唔係下化! 比著我,掛埋龍虎豹蛇貓狗添! 邪死佢!

再唔係,立即問佢:蝦,點解你咁得意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