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4, 2009

還以為自己看報時眼花
原來趙來發先生真的過身了
最初從副刊專欄認識他
不特別喜歡他的散文,太正經了
像一杯五花茶
但也不時拜讀
後來好像在公司見過一面
臉胖胖的,感覺上就是一個慈祥的男子
但彼此沒有交情

會一直對他留有印象
因為他在為人父不久
在專欄提過想買副傳統積木給女兒玩
他說在香港找不到
印象中我這個逛街精在香港是見過的
卻又說不出在哪裡見過
當時網誌還沒興起
始終沒有轉告對方
但從此這件事就烙在腦海了
每次看到積木或木製玩具都會想起他

他網誌的照片中看來
比我初見時消瘦了許多
到現在人都去了
他女兒也過了玩積木的年紀吧
但我的腦袋還牢牢記住積木的事
這樣算不算是把生命延續下去呢

網誌提到探病的友好
看到兩個認識的名字
世界很大
但有愛的人還是會碰在一塊的

延伸閱讀:趙來發網誌

1 comment:

鳳凰藍 said...

噢!前幾天才看過他的網誌呢!原來,人已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