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1, 2009

據說傳媒狗仔隊中臥虎藏龍
如果他日"有幸"給他們釘上
要跟蹤我行街的路線圖
可能要找一個毅行者出馬
才不致猝死殉職

跟我去過旅行的朋友都會同意
本人擅長行冤枉路
可能因為記不住街名
迷路幾乎是必備節目
或者是潛意識不想行正路
腿明明痠了,雙眼還未累
不停逛不停逛
腿愈痠愈有快感
名符其實是自虐(自娛?)之詩

粗粗地去過幾個地方
心水的幾條街道如下:

墨爾本.Bourke Street,Swanston Street
墨爾本的市中心是豆府工桯
橫直一清二楚
x街和史雲生街就是最中心交叉的兩條街
成長以來第一年單飛
在這裡上學,行街,轉車,收信,跑第一場電影節
是開心自由的一年

台北.復興敦南
台灣的路名比香港更難記
一堆歷史包袱:忠孝,重慶,民權...
去了n次都記不牢
但永遠記得敦南
因為有24小時的誠品

東京.表參道
Snoopyland

京都.花見小路
是藝伎,舞伎聚集的地方
名字一樣”野艷”

星加坡.機場
sorry
其實不知街名
但對機場開往市區的一節婆裟樹影特別有印象

香港.雲地利道
不計屋企
行街精走得最多的街道
居然是沒什麼商店的
差不多十年
每日至少走兩次,一周五天,甚至七天
我的宗教,知識,處事方法和觀點取向都孕育自那裡
連第一次破口罵人也恰巧在這條街
沒有那十年,就沒有我
所以理論上我不是在醫院出生
是在雲地利道出生

正如人生的許多事情
街道是走過了才會恍然大悟
卻未必可以再回頭了

2 comments:

tsubasa said...

snoopyland無0左喇
而家0係kiddyland入面

v said...

*cry*
nevermind there's snoopy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