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09

安安靜靜在餐廳一角晚飯
身旁忽然發生暴力事件
女的將餐牌當作笑聲拍板
迎頭痛擊男友,一下一下
「快d呀!即刻收埋佢呀!」
打完了
兩人又陷入一片靜默

他們的舉動勾起久遠的回憶
曾幾何時有個花名叫「鐵尺」
無論興奮,嬲怒,開心,一律講手
打從什麼時候戒掉這習慣已不可考
不過我相信「打者愛也」是人之常情
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會想去碰
看到可愛的小孩,會想捏一把
朋友垂頭喪氣,會在對方肩頭拍一下
感情好,勾肩搭背
耍花槍,捶胸捏頸
但好多人就是說不出來
窮其一生打打鬧鬧
莫說用心去培養了

另一個極端是因為怕受傷
硬生生將與生俱來的感情按下去
就好像說:我怕胃痛,以後不吃飯了
因為怕臭,不上廁所了
不去解決內在的需要
因噎廢食,谷谷埋埋
最後一發不可收拾
何必呢

這是一個詭異的世代
我們勇於表達恨
卻羞於表達愛
然後騙自己說不需要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