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 2009



買外賣
交收時指尖碰到店員的手指
啊!好滑

我的手形修長,皮膚還可以
可惜皮包骨
大家一致認同可以去拍反吸毒或是飢饉廣告
相比之下,以前好幾個上司的手都是肉肉旳
幾乎摸不到骨,據說是福厚之相
但我的指縫就很疏,是典型漏財相
不過近來發現指縫埋口了
人不見得吝嗇了
但仍然要捱要做就是真的

小時候唯一會試的化妝品是甲油
大概是童年填色遊戲的延續
記得資生堂出過一款灰銀色甲油
塗上後在光線下會透出虹彩
有如隨身帶著彩虹
那陣熱情過了以後
除了剪指甲,不做任何修飾
對近年流行的花甲也沒有任何興趣
不過身邊好些人都有玩
就開始留意別人的手
雙手好看的原來真不多
大多都是傷痕纍纍的
起繭、紙割、狗咬、工傷、火燙
還未計胎記和黑痣
還有咬指甲捽手指的一群
閃亮花甲貼在手上
有如枯枝上搖搖欲墜的花瓣

我的也好不到哪裡去
幾天前便傷了手背
發現時還奇怪何時傷及這個位置?
幾次碰到傷口發痛
才發現自己常不自覺碰到這個部位--
幸好我不是三毫子愛情小說的擁躉
受了傷害不要緊
最緊要好得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