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 2009

最講行善和正義的人,往往是最會壓榨人的。

電話響起,是公事。對方是慈善機構幹事,知道我近期有空,想找我為機構網站做一些文字工作,說是機構簡介。

數天後傳來文件,zip了都有逾700K。當事人飛到泰國開會,著我聯絡他旳同事。

想市儈地問一下,你們機構有多少預算呢?

對方不能作主,說要先跟上級商量。

回覆的結果在意料之內:唔,我們是慈善機構,budget很有限,最多...就只能給你三兩百吧。亦即是說,那人當初找上我的時候,沒有想過付錢。

三兩百太低了。(編按:比全行最慳皮的公司出手還要低一半。)那...你能不能當成是半義工接下這工作呢?

半義工也嫌低了些呢,我耐著性子回答。然後我開了一個數,對話在空氣中凝結了兩秒,對方似乎覺得是天價,不可置信。

也不是很高吧,不過是他上司飛去泰國的平價機票錢而已。

這兩個人都是受薪做慈善,找我的人還是供樓階級,憑什麼大安旨意要不相干的人捱餓,去支持他們的理想呢?時間也是金錢,我有時間可以享受陽光,跟亨亨玩,甚至剪指甲挖鼻孔,也好過給你剝削。一頁半頁可以做義工--700K?

我甚至可以預想到當事人看到這篇文章的回應:一場誤會o者。

誤你老闆。

行善行義,是發自內心,不是用來給人利用,也不是前世欠下的。出錢出力幫助別人,卻不能捍衛自己的權益,還在不知不覺做了幫兇,這種善這種義,不行也罷。新人切記。

另一件異曲同悲的事情:論香港記者待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