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一舊飯。

旅程,先由大結局講起。

因為出門,幾乎錯過了秋天整個食季;回家一陣,一煲飯又把我引(癮)出來了。




這是一煲名副其實的煲仔飯:飯才是主角,臘味的油都煲進白飯裡去,再昏沉的旅人都會被香氣喚醒。連白飯的照片也忘了拍,就知幾好食。

吃下這一口飯時,心裡十分感激,感激上天眷顧,把中國人分到地球的這一角--摩洛哥也有白飯,但那個香氣硬要煮出來也是無法比的,豬肉做的臘味就更加不要提了(回教國),巧婦無米炊,如果上天一念之差將我們調了位,相信中國人廚藝再高也會差一截--而我可以理所當然在香港吃盡南北中西名菜,哪有不感恩流涕之理?

當然,更要感謝大方讓我這厚面皮的加入他的私家飯局--去過想去的地方,又見到想見的朋友,吃到想吃的食物,一次滿足三個願望,真係開心過出奇蛋!

【摸進摩洛哥.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