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1, 2009


花墟飲花酒。

外星友人從小樽帶來一瓶雪の花,不想獨酌,就隨便找了家日式館子坐下,交了一百元的開瓶費同飲。東拉西址,不經不覺竟也整瓶乾掉了。

開動之前逛了一會兒花墟,是每年新年和太后必到的地方。最愛的鬱金香上市,買了一束,看花開花謝,就是這樣記住了春去冬來。


叫了魚翅乾下酒。剛上桌時最好吃,冷了就開始韌了。之前跟朋友帶我去吃的比較好吃,質感由頭到尾都是一樣。 



牛肉鐵板薄燒配蒜蓉。有兩款汁醬相配,夾個不停,兩顆菇菇也十分香軟。


這一道壽司拼盤最平凡,食十塊同食一塊都是一個味:雪味。

友人提到婚禮上的種種,花球和襟花原來是她DIY的,又解說了各種花的品種和顏色。在花舖看到了各款新奇的玫瑰,但出奇地便宜,友人解釋說玫瑰數量向來最多最穩定,花期最長,所以也最不矜貴。

在這個拜金年代,被冷落的何只是玫瑰呢。

************************************************

回程時,名副其實入廠--在巴士睡著,被載到車廠了。

好想什麼都不管,任性地睡下去,但醒了就是醒了,不得不面對。還好在這區待了數年,下車後摸了路出去。

白馬王子不會在工廠出現。

而我,亦不是別人眼中的公主。

2 comments:

KC said...

做人最好還是靠自己~~下次唔好訓過籠了,都有少少少少危險的。

v said...

遵命. 好彩係車度無比人偷野. 下次會叫司機車我回家, 哈哈...

宜家無事無幹, 事後回想, 我份人太警戒, 偶一放鬆都好, 如果唔係支花酒太浪費了.

係呀, 稍一鬆懈即刻"入廠", 小妹可以不靠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