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1, 2010


上海滋味。

炒年糕、烤夫、百頁、雪菜、獅子頭、煎蛋角...從前出外不吃上海菜,亦不覺得稀奇,因為在家裡都是吃這些菜長大。直到第一次到上海,下火車後吃第一頓紅燒黃花,吃到家中一模一樣的味道,方知道自己錯過太多。

雖然太后童年時在上海度過了一段日子,但當時家境不算富裕,連肉都難得一見,這些菜應該是沒吃過的,一個三十歲之前還未慣拿鑊鏟的女子,單靠早死的外婆那幾年的口諭,就拿捏到正宗的上海滋味,大抵這些就叫做天分吧。投胎做她的女兒,即使有101樣難頂之處,至少賺了口福,我是應該心存感激的。


印象中的上海菜館應該像廁所--一室的白牆、白光管、四圍貼滿五彩紙畫的書法,粉紅(穿窿)枱布、大桌子,人聲沸騰,甚至偶而有小強走過,才算像樣。上海菜館是屬於平民的,是蹲著吃的,不是公子哥兒捧著紅酒杯泡女星的地方。


在地鐵看了一下地圖便摸上來,繞了遠路,終於摸對了門口,朋友已好整以暇等著了。魂魄未齊,冷盤隨便叫了油燜筍,一來覺得這是很上海的小食,二來這是家裡掌握得不太好的一道菜,味帶苦,這一碟就沒有這毛病。


螺,頗大隻。不怎麼上海的小食。也搞不清楚它來自哪個鄉下,朋友喜歡便是。


朋友會影響你的性格,還會改變你的味蕾--當你遇到一個鍾意食豬腸,兩個鍾意食豬腸,三個都鍾意食豬腸的時候,你能不入鄉隨俗嗎?改到一個地步,你覺得那陣豬除還挺吸引的,否則倒不如不要吃了。 


如果鼎泰豐的小籠包塗了SKII,這一籠就算是「素顏」小籠包。約三十元十隻,外形也許沒有SKII小籠包漂亮,但內涵是比SKII優勝的,飽肚實惠。


寒夜暴走送外賣。


其實我只係想食醉雞的,看漏了一個「窩」字,倒有意外驚喜。自從踩了半隻腳趾入飲食界之後,開始留意老闆/大廚的長相,這位老闆(?)的臉屬於過目不忘一類,有幾分似牛記茶室的麥先生。他像照顧愛人一樣照料著桌上的醉雞窩,細心溫柔的做事方法也和麥先生很相像。


跟豬腸的道理一樣,當你人生不斷遇到鍾意食鞋拾拾雞肉的朋友,我也就試著欣賞鞋拾拾雞肉的藝術。等了快一小時才滾起的藥湯煲,果然有驅寒暖胃的作用。


蒜、蒜、蒜--北方入門菜是也。

上海美味齋飯店
黃大仙鳳凰新邨環鳳街19號地下
2327 2692


食開有條路。

相機報廢的日子,在同事引領下來到踎兜商場的一角,轉了幾個圈,摸上這間上海小館,店舖位置絕不起眼也爆滿如斯,並非單靠便宜招徠。


試過排骨湯麵和客飯,水準都不錯,前者的排骨有一定厚度,保有豬肉的味道。


客飯極力推介回鍋肉,套餐(29元)包括兩碗飯和一大碗廣式例湯,吃回鍋肉的話,那兩碗飯絕對是送得下去的。某次見鄰桌叫小籠包,都算靚靚仔仔,同事上周晚餐試吃,三十元十隻,說味道不錯,下回會去試試。

上海一品香菜館
觀塘開源道68號觀塘廣場2樓
2344 1280

2 comments:

鹿米館 said...

想試試伯有廚藝了,哈哈。

v said...

我看是有機會的喲, 她應該會樂意的, 可以約埋其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