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8, 2010

諷刺是一門學問。

中港台三地,以香港人說話最有保留,因而產生「串精」這個物種。敢說凡人不敢說的,讓對手無力還口,加兩分幽默,就是寸,就會受人歡迎。

有求就有供,近年「串精」當道,奈何精於諷刺之道者寥寥可數,死的死,收火的收火,於是由三流「賤精」濫竽充數,充斥電視、大氣電波和文字傳媒,寸而無品,既傷人又傷大雅,公眾竟也跟著以為這就是王道,社會愈來愈刻薄。

是非歪理,誰個不講?只是應不應該公開講,公開講時又應該講幾多,大家都有一套共識:憑良心。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連從前被視為小眾極高級知識分子報章的《信報》,近年成為「賤精」搖籃,部分還印成暢銷書。讀者之中不乏好友,拜讀專欄,說「講得好『中』」。

Sorry,這不是「中」,這是中傷。
又:如果不是祈禱,請勿動輒將Jesus掛在咀邊。

2 comments:

文少 said...

寸者﹐應為串也。

v said...

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