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9, 2010

夜深,回家。

鄰居揹著女子蹣跚地前行。
女的喝醉了吧?這麼有承擔的男人真少見。

鄰居快走到大門了。三步撥作兩步,趕緊前幫忙開門。
「我嚟...」咦?女的正伸出手來拉門把。不是昏了嗎?

這時女的「隆咚」一聲,從男的背上站到地下,捉狹地嬉笑著。秀氣的長直髮,一襲黑色乾濕褸,穿戴斯文,剛才看不見臉容,還以為是大姑,原來很年輕。大概看到有人,不好意思裝下去了。

男的一身運動服,黑黑實實,戴了耳環,笑著,臉紅紅。

老實講,被人無意中欺騙了同情心,心裡面是即時「妖」咗一聲的。這女的還真幼稚。

...但,不趁熱戀做幼稚傻氣的事,等幾時?

因愛之名,原諒你們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