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 2010

「哎呀...手機呢?」朋友驚叫。遍尋不獲。

結論是:「...應該留在的士上了。」那是兩個小時以前的事。

「我打打看。」嘟嘟--幸好還有響聲。大不了,換iPhone囉。

終於接聽,是司機叔叔。「怎麼那麼晚才打來呀?(現在才發現不見了啊,我陪笑。)我是九龍過海了,在將軍澳呢...我要收工了啊...」

最後,司機還是心軟了。「好吧,你等等吧,我看你也是好人。」收線前還安慰了一番。

下樓,交收,薄酬,禮成。

沒想到周遭的人聽到「好人」的描述時都大吃一驚,愈相熟的愈大反應。「下????」外星人甲應該叫到整個旺角都聽到了,我還傻傻的,以為她只是奇怪司機提出這樣的一個理由。

「咁你信唔信佢呀?」朋友乙不懷好意地反問。

「嘩卡卡....」朋友丙狂笑。「咩啫?我唔似好人咩?」我反駁。「老實講,唔似。」

轟隆!

自問雖沒有沉魚落雁之貌,但平日都循規蹈矩,從陌生人與我的互動中,我相信自己都算「好眉好貌」的...根據損友的定義呢,「我個樣似好人,但我唔係;你可能係好人,但你個樣唔係善男信女」。

唉。我應該先換了這批損友呢,還是先找個凹/凸容醫?

「咁點解覺得我唔似好人,都同我做朋友呢?」

「好人太悶了。」

噢。多謝。

1 comment:

veron said...

惡型惡相不好嗎?
都不知道我是面善還是貌蠢
經常有人藉口傳教丟錢丟電話找模特兒(唉,這個最虛偽…)
埋身搵笨,不勝其煩
兇神惡煞,或可保耳根清靜也
差人查身分證除外啦當然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