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1, 2010

達磨 Daruma Ramen House


到底是達摩還是達磨?

原來是中日文之別,同樣都是那位一葦渡江的呂良偉,同樣是那個許願的娃娃:先畫一隻眼,圓了願,再畫另一隻--當然,隻眼點畫,是悉隨尊便的。


店面是長窄型的,十來個位子,另一半是半開放式的廚房,兩個師傅負責全部的食物。光顧那晚大概出了一點小岔子,有半小時沒有一碗麵出台,大概是生意太好,湯頭來不及滾熱(?)。


除了拉麵,還有十來款小食,賣十多二十元。菠菜冷盤,不知是菜的品種不同還是什麼,比平時吃的菜硬一些,但不難吃。


芋頭栗餅,也是十來元。餡很鬆軟,夾雜栗子顆粒。炸得不算很好,油份浸到紙上,油腔味又重,但炸物不是此店招牌菜,所以但求熱辣辣便收貨。


此店賣點是濃到「喝後有如塗上潤唇膏」的豬骨湯,來這裡試吃,就是想知道湯料做得如此濃,是否會令拉麵更好吃?

麵到場了。這裡口味是3X3,辣味/醬油/原湯底,配叉燒/腩肉/叉燒腩肉。湯底是很足料很濃稠的豬骨湯底,濃到有點喧賓奪主,簡直可以獨立叫一碗湯,當做住家湯品嘗,反而覺得麵和料好像多了,好像一碗多了麵的住家湯。亦因為如此,湯底不很咸,當做日式拉麵湯的話,又不很夠味(因為我慣食濃重口味)。實在有點尷尬。

麵質方面,不是我愛吃的淡黃色爽身類,而是帶著手造的粗糙啜口質感的白麵,近似在廣島吃的那一碗。

如果你是湯怪又愛拉麵,此店是你的首首選。如果你為吃拉麵,那麼你可能會接受唔到囉(王祖藍腔調)。


等吃的時候出現一段小插曲。麵一直煮不出來,全店都在等,小朋友等得不耐煩,向父母撒野,吵個不停,吵得周遭的客人更心煩。為父的無計可施,為母的只顧打機。好想打死佢。這種場面在食店司空見慣,一般的店子是不會覺得有需要出面處理的。(註:文中人不在此相中,這群都是耳朵受罪的客人)

這時,老闆娘回來了,一邊幫忙點菜傳菜,順道跟每一桌人關照、道歉,還特地去哄那個不孝的小霸王:「拿,如果你快啲食晒佢呢,姐姐就請你飲汽水,好唔好?」一支汽水鎮住了小霸王,令其他人可以安心吃麵,由那對夫妻釋然感激的眼神,我知道她也箍住了一家回頭客,而且這家人還會口耳相傳,為她帶來更多客人。


火爆的我看得目定口呆。看著牆上的簽名,我暗忖:「佢一定係做過娛樂圈,湊慣明星,才有這樣的功力。」「佢唔係做娛樂圈,都一定係做過媽媽生。」朋友進一步推斷。

(註:為免被道德派上鋼上線,我要強調,「媽媽生」在此網誌絕不是貶詞,「曾蔭權」才是。)

這麵不是我的一碗麵,但我喜歡老闆娘的體己待人:顧及味道,也顧及客人的感受。

我會再來的。


Daruma Ramen House
大坑銅鑼灣道92號E地下
2565 6600

1 comment:

茱利亞 said...

My cup of t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