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0, 2010

照片上,有粒塵。

微塵。風塵。心細如塵--到了這一刻,她才知道,看似微不足道的塵,原來,是可以這麼大粒的。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應該是鏡頭裡沾上了,而機主不以為意,照拍如儀。聽說這叫隨和,是社會上很受歡迎的人格之一。

「如果我來打份工,都係咁架咋。」她明白。畢竟做了半輩子人,早練就了幾副面具,有些看不慣的事,在人前即使未做到笑靨如花,至少都可以不動聲色,也盤算了一百零一種辦法去解決問題;不過,她心裡還是為了那個鏡頭心痛。相比起被傷害,人生更難過的是被忽略。物件亦然。

被塵蒙蔽了的,何止他的鏡頭?可惜做人跟拍照一樣,是沒有take two的。

鈴鈴...心上的塵被適時撥走,她慶幸自己比那支鏡頭幸福。在跳進地獄以前,先睡一覺好的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