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6, 2011

梁文道:也說烤鴨

大董:也談烤鴨

想不到一隻烤鴨會掀起如此風波。

在下現在的工作名副其實是在搵食。搵食少不了要試食,世上既沒有免費餐,試食就要涉及錢。在下算是幸運,工作的機構有一筆不多不少的資金,讓我們可以自費,好處是評論的時候聲大一點。點中金科的話,接著就要約時間拍攝和訪問,主人家通常都會盡地主之誼請我們吃一頓,有些廚師甚至會堅持我們以客人的身份由頭到尾食一次,以作更完整的體驗。不想吃人一餐白欠人情又寫得辛苦,關鍵就在於選好的餐廳。這個直覺,只有靠事前做功課和經驗去積累。不好吃的餐廳又怎麼辦呢?通常不會再提,原因很簡單,因為沒有版位,雖然我知道很多人想睇。


好了,接著就到下一個問題:何謂好食/難食?這也要靠味蕾累積經驗,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不要投放太多個人偏好進去。喜歡和好,是有分別的。味覺不同三圍,不能用一把尺去度,好的餐廳也不是樣樣滿分。在下的責任,是找出賣點,盡量客觀地去寫那些味道,服務和環境氛圍,然後由讀者自己判斷。你不喜歡吃榴槤,他吃海鮮會敏感,我喜白酒而不喜紅酒,她食牛扒就喜歡吃血淋淋全生,不代表那些東西不好吃,可能是你未遇到真命廚師而已;也不代表其他煮法沒有可取之處,還應該想一想,到底為什麼有人愛吃呢?真真想不到的話,就再想一想,會不會是其他因素呢?世界這麼闊,一個人不知道的事多著,最忌便是執著一套「正宗」原則去評論,逆我者死。
 
說回烤鴨。我在工作以外吃過利群的烤鴨,也吃過大董的烤鴨,我跟梁文道一樣,偏愛利群帶肥的鴨子,但是大董的瘦鴨也燒得皮脆,附送的鴨湯亦非常濃郁,是利群沒有的。一個銀仔兩面睇,即使工作需要寫大董的話,說自己不愛瘦鴨,應該也不會怎樣,問題在於「歧路」一詞,平心而論,實在還有一大段距離。
 
祖國雖然樣樣都管,但烤鴨還是有自由的,也有吃鴨的自由,不愛吃瘦的,自費到你最愛的利群好了,何必白吃一頓,然後開名踩低主人扮高?食的又辛苦,請客的又氣頂,何必?即使自己付錢好了,罪名有這麼大嗎?數來數去最大罪名也就只是鴨子瘦而已。


不喜歡和說壞話,是有分別的。

我很小心眼的猜想,是不是二人背後結過樑子?還是有人想打巨人哥利亞維,見過關公就舞起大刀來,想壯大名聲?但,作為他的讀者,我希望帶著百分百的敬意去看他的文字,所以我實在實在實在不希望猜對,揭破他是一個有文化而無品的文化人。以梁文道在內地的知名度和影響力,也犯不著。
 
近年好寫食評的人不少,我最欣賞的,還是蔡瀾,好吃,不好吃,喜歡,不喜歡,不會拋書包,也不會有太多的情緒。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會自己埋單。

這才叫文道。

1 comment:

KC said...

唉!自己肯埋單雜誌也未必會肯出彈劾的文章啊。
又,蔡先生其實講到明,吃得不好的他的方法是:不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