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8, 2011

父親。她想起了父親。

她在異地的山腰上。下坡的路很陡斜,霧氣騰騰,司機怕二人同行太重會翻車,為安全起見,請她下車走下山。這是電單車司機泊車、落斜時常做的事,是任何負責任司機都會提出的建議。她是知道的,所以也就下了車。可她看著車子駛遠的時候,不知為何心裡揪了一下,揪出了煙遠的往事。

這麼多年來,她以為自己不介意,以為自己放下了,以為自己從沒有在意過。我照顧不了你們了。單親,似乎是最合理不過的選擇,她甚至以為自己當年有份做這個決定的話,也會贊成父母分開。我照顧不了你們了。在彼邦,她得到的機遇,一定及不上現在。

原來她沒有。她只是用理智合理化了當年大人的不負責任,為至親找理由,抑壓多年來的憤怒。她是氣自己因為生為女兒而被放棄掉,還是氣自己被剝奪了同舟共濟、車毀人亡的選擇權?她也搞不清楚。

她甚至不能罵一句「X你老母」,因為用這句話罵父親,不是變成了笑話麼?

我照顧不了你們了。

Fuck it!

在老實承認自己恨透這個拋妻棄女的賤人後,她30多年來的污氣,終於順氣了一點點。

忽然,她見他停下車子,在稍為平坦的山路上回首,等著她。她故作輕鬆,慢慢走到車子旁,笑著上了車,把傷口留給自己。

3 comments:

galaxy said...

「終於順氣了一點點..」, 是什麼令「她」順氣 ?

V said...

粗口。一句三十年前便該說的粗口。

Carrie said...

這啖氣,吐出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