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5, 2008

首先「申報利益」
我並不喜歡章子怡
近日她在康城籌款
惹來冷嘲熱諷
有人評論她「做國難騷」
行文刻薄挖苦
對人不對事
又有人暗寸她失禮
指她在網誌大罵外賓不關心四川
是「自卑造成的自大」

前些時候
亦有一個白種女人來到香港
呼籲香港人多關心達爾庫爾
黃皮膚奴才們嚇得一楞一楞
何曾見過有人站出來
在洋婦面前調侃「各家自掃門前雪」
或者反問一句:
花露小姐能像愛蘇丹人一樣愛美國人嗎?

為什麼要關心別人的國情才是上道?
為自己國家出力在外地賑災就是井底蛙?
外國人不識中國災情就急急說項
「地球上還有很多國家存在,還有很多事情發生」
中國人關心中國
就反問對方「有沒有為緬甸災民掉下眼淚」?

當年有外國朋友
表示對學運死難「不知也不想知」
我也一樣震驚
不過這種衝擊(culture shock)絕對有益
就是教曉我們不要一概而論
外國一樣有吹水唔抹嘴之徒,有井底蛙
只恨我們太寬以待人,律己以嚴
人家即使願意平起平坐
我們都只敢怯怯地蹲著
忙不迭狂踩自己人
生怕比洋大人高出一截
外國的高帽自然不會送給中國人戴了

延伸閱讀:
我施捨故我在:邁克(蘋果日報名采版,5-25-2008)
美人淚:高慧然(蘋果日報名采版,5-25-2008)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