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京.人


北京老百姓直爽、自我、不管閒事、說話倔、心頭軟,你敬一尺,他回敬你一尺,心機比較輕。

幸運


有安全帶而無安全扣,是出租車特色。

打車出市區。司機說話像極了葛優。

「啊,這條路就要封了--我們剛剛過得了,這實在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啊。」


下車,第一餐是一杯焦咖啡。

顧客各顧各,沒有狹獈都市的八卦眼光,享受一個人的空間和自由。

忽見椅背一抹彩虹。

捲舌

肥大肉厚的一對兔兔。

知道京片子快,但不知道快到這個地步。食字之多,直迫電台新聞報道員。

「請問......呢?」

什麼?

「您是要......呢?」

吓?

最後,乾脆不去猜了,傻笑就算。


地方大,就是地鐵車廂擠了一點。

四毛錢


地鐵售票機在車站關門前十數分鐘已經圓寂。

北京人性格直,腦筋也直。

回程增值,職員忙著聊天,拒絕受理。「系統都關了,我們還有二十分鐘就休息了。」售票機亦暫停運作。那要乘客怎麼回家呢?

費了一些工夫,才恍然大悟:不增值,但仍然售票。

忍不住申訴:「你怎麼不說清楚是不增值,但售票呢?」職員不示弱,隔著玻璃咕噥了一輪,又是說幾分鐘後要休息了...

那請問您幾多分鐘之後去死呢!?


胡同裡的河蟹示範單位。

問路


沿街都是地圖,比路人可靠。

在北京問路,多半功敗垂成--你問向左走向右走,他們會答說是東邊西邊,或是這邊那邊,說時雙手垂低--制式基本上已經很不同。

問鼓樓吃爆肚的店子,女司機答說:「沒聽過。」說話不帶尾音。哦,好吧。

不久,只見她撥通手機:「喂,是我...你有聽說過鼓樓那邊有吃爆肚的一條街...對吧,我也沒聽說過...啊,是嗎?是一百米是嗎?好,好...」

「問到了。」女司機滿有信心的說。「我問了朋友,就住在那兒的,她說鼓樓外一百米就有一家很不錯的。」

「那請問那家店叫什麼名字呢?」

「沒問,反正你從鼓樓走一百米就到了。」

...無論如何,謝謝妳。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