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4, 2010

得龍大飯店


V小姐八位呀,唔該。

一切因為金錢雞而起。

除了耶穌教,一度加入過另一個教派:日月教。教內某前輩出了名是飛機王,連別人的婚禮都可以臨時爽約。在面書見我終日吃吃吃,有天他不知痴了哪條筋,嚷說要吃金錢雞,就拍板敲定得龍--別的菜式不敢說,說到金錢雞,我想也沒想過要帶他到別的餐館。

在教內的日子,其中一幕印象最深的,就是(無得)吃飯。事緣因教務繁忙,每人身兼八職,所以教內流行練仙,三餐不繼,桌上除了紙筆和電腦,最常見的就是冷了的飯盒;到夜後,自有好心人從外面帶回燒肉燒味,甚至是附近北方小炒檔的黃金蝦,場面如海獅爭食,餓了只管伸手一拿,隨便丟進口裡,一邊用乾淨的手拿著mouse繼續做呀做,粗野地滿足口腹之慾。

所以,今晚可以整整齊齊好好坐下來吃一頓,實在很難得,難過九星連珠。


原本打算先到飯店張羅一下,人算不如天算,最後變成尾二。走上重慶森林似的樓梯到二樓,飛機王早就到了,更令我汗顏。先來響螺頭湯,淺黃的清湯,鮮甜得很,滿坑滿谷的湯渣,引得鄰桌遊客都來觀摩。


這頓飯有些菜是點給教友們吃的,例如大良野雞卷,最初甚至有點嫌棄,因為之前在別處吃過,很硬又粉粉的,印象不怎麼好。夾進咀裡後就改觀了,油香四溢又熱辣辣,點了酸汁更妙不可言。


焗桶蠔是損友說要點的,看起來很油膩,想不到入口都幾light,有甜甜的酒香,夾了生菜,感覺更清新。


吃到半途大家好像不太夠吃,太公毫不猶豫點了焗魚腸,然後示範如何邊加胡椒粉邊搗碎來吃。魚腸苦苦的,我不太懂得欣賞,但兩個老細連連扒飯。約食飯無非是想大家開心,吃得滿意就成了。


咕嚕肉是得龍招牌菜之一,一洗近月無(咕嚕)肉好食的頹氣。外皮做得很脆,糖衣可以再厚一些,單是本人己經可以吞下一碟--這亦是每次席間有好吃咕嚕肉時,本人內心的voiceover:你地唔好夾得咁快,我想獨食~


最後是萬眾期待的金‧錢‧雞。這是另一碟為了試而試的名菜,原因也是因為之前吃過的不太好吃,結果一如野雞卷,讓我喜出望外。這才是金錢雞,之前試的,只是一舊膶,一塊肥肉是和一塊瘦肉而已。吃下去不過三十秒的事,卻用了師傅一天一擔的心機。


甜品一共來了三道,其一是壽包。其實有無人生日,我都喜歡吃,因為夠喜氣洋洋,造型別致。損友畫龍點睛,當然要立此存照。最衰無蓮蓉出。

這幾年出席同事或新朋友的飯局聚會,都予人靜默的印象。這夜,我意識到自己比平日多話,比平日放肆。就是從前的自己。

感謝L先生和K先生代為訂位和發辦。也謝謝侍應姐姐賣力招呼。

得龍大飯店
新蒲崗康強街29號
2320 7020

2 comments:

KC said...

最後來的反而是金錢雞,我們來吃通常是頭幾味的菜色。

Venus said...

中間有部長上來問過,過程中可能出了一些事,但無損它的美味。: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