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3, 2010

Pro

斬燒肉同醫生,律師,建築師一樣,是一門專業。

不過,如果走去同燒肉佬講要頒個專業資格比佢,佢實鬧你痴X線,甚至亮刀恐嚇,叫你咪阻X住佢搵食。

對燒肉佬而言,斬燒肉是他每天都在做的工作;對食客來講,燒肉佬識斬燒肉,就更是理所當然。

什麼時候我們才會對燒肉佬心存感激呢?就是當你遇到一個不合格的粉皮,將燒肉斬到七零八落,切雞翹口杉手,吃得你一口血的時候,你會懷念那個不苟言笑,手快刀準的專業人士。

新聞界也是一樣。

見採訪的時候爭先恐後,一般人也許很難相信,做新聞,還是有守則的。記者編輯都是人,一樣有缺點,一樣講粗口,一樣有仇人,但直正的新聞工作者,會知道什麼事是私底下講,什麼事是不能on air發表。

當行內出現一些萬子上身,公器私用的所謂行家的時候,大家才會發現今時今日還有人抱守著「不合國情」的原則做新聞,是多麼的可貴。

生殺大權有如過期春藥,要按量服用,不能整瓶啪入口。


亮麗履歷,壯志雄心,不能取代專業道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