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9, 2010

連粵日


在深淵,想起它。

記得透氣記得起身記得著衫記得餵兔記得鎖門記得笑記得打字記得沖涼記得睡--若不是朋友問起「食左飯未呀?」就是不記得自己忘了吃飯。從來沒有參加過飢饉三十,但原來練仙蠻容易的。

營營役役中,腦海中浮起這一盅牛腩。它將我帶回人間。牛絕少在家中餐桌出現,因為煮人翁沒有信心做得好,所以一直都只是豬雞魚陪伴長大。蘿白清燉牛腩做得好的有中環歌牛記茶室,又清又甜又香又腍,在我心目中一直沒有對手,直至找到它。

這都是託師妹的福。「你跟她相熟嗎?」不熟。我是在人群中被「點相」下相認的。但不代表我不喜歡跟她搵食,不代表我就不挺她待她好,不代表我的情份就是假的。可以相聚一起,除了因為舊日一點情誼,我發現還有一個共通點:我們都是周身損晒仲要走去擔心人地的傻瓜。


梅子蕃茄。就跟菜名一樣味道,很清淡的頭盤。


頭抽雞翼。除了豉油味濃一點,就是很家常的味道。


麵豉茄子。印象中上次也吃過。師妹嫌麵豉不夠多不夠濃,我覺得用來送酒倒是剛剛好。

高潮位當然是牛腩。吃過那朕牛油香,又可以安心上路了。我會在遠方,看妳的網誌的。


連粵日
香港禮頓道2A號2樓
2808-0309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