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8, 2011

Christian

世界大亂,中東變天,當人類都自顧不暇時,還來為兔子悲哀,似乎很天真很無陰功。有人甚至笑我是典型「對寵物好過對人」的例子。

對不起,但我就是無法停止去為兔朋友悲哀,亦不覺得人有什麼值得憐憫的地方。即使不去犯人,溫馴無力的人和兔子,都要遭受厄運。對人類這種自私生物,我是真心覺得滅絕了,對地球和宇宙都有利而無一害。

「百兔迎新喜洋洋」,除了好大喜功、急於表現的影音使團和張定韻小姐之外,還有誰會有喜洋洋的心情?對高調蓋出方舟的教徒,本來就不應該有什麼期望。這種教徒的修行,就如古代的富人和稅吏,是要做給世人看,不是給神看,神也不要看顧這種人。

兔子是精神很脆弱很容易受驚的動物,不是死唔去就等於無事的。問過兔友會的專業意見後,最後一意孤行,高估自己照顧兔子的能力和知識,低估兔子遭受的精神壓力,把自己當做神,去建他們的巴別塔,將生命當作道具般擺布。如此冥頑不靈的人推出來的計劃,兔子在活動後的命運,你敢相信他們會有周詳嚴格的安排嗎?「健康的兔子才會展出」,不健康的,誰知他們背後會怎麼對付?

你不殺伯仁,伯仁因你而死,因你受不必要的苦。這不是宗教的本質,這是暴政。

佛家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麼無視100條生命,要怎麼還?他們的上帝會有答案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