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28, 2011

這邊廂,我要哀悼另一位基督徒的離去。

當司徒華先生的死訊傳出時,我深切覺得這個小島最後一把風骨,已隨著他的離世,化為輕煙。

司徒先生很少提及自己的宗教,但他真切地做到教義的精神,配得起一個「華」字。他簡樸低調地生活,為大眾傾注精力,做正義的事,無論是為教協,還是國家,而且有堅持的勇氣,做的事,說的話,都是出自自己的信念,沒有動搖過,沒有投其所好,沒有自我宣傳,也沒有想過要得到任何好處。

多年來,他扛起來的責任,走的每一步,都是吃力不討好,也沒有因為有更多人走上他有份開闢的道路,而邀過任何功。你可以不認同他的一些決定,但你絕對無法在當中量度到半點私心。他的江湖地位,所受的讚許,都是大家公認,無須靠facebook粉絲的人數來衡量,因為金,從來都不是自己往自己臉上貼的。

我想我跟司徒先生不會變成莫逆,從一些朋友口中,知道他也是一個頗有脾氣架子,也甚為頑固的老一派,以我無規無矩的個性,應該會被他列入「堆填區」類別,我可能也會嫌他過份守舊。但是我敬佩他的清晰,他的表裡如一,以及容人之量,求同存異,不會強迫你認同他的一套,也不會為了自己的什麼原則或者想法,去傷害人,即使只是口頭上的。真正的強者,根本不必用粗口來抬高自己。

當然我也很受他的一段愛情感動,那也代表了一個比較純樸有責任感的年代,不會動輒有人用「大家都係成年人」「我知我做錯,但我唔保證唔會再咁做」「全世界男人/女人都會做錯的事」來做擋箭牌,將感情當做遊戲,或者交易。

明天的追悼會,大概會水泄不通,在此別過司徒先生,也慶幸他及時離開了一個不再一樣的世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