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2, 2011

一向以來春夏秋冬都是穿牛記的,早幾年夏天很悶熱,穿牛仔褲實在熱得受不了,就開始穿短褲,有三個骨,也有熱褲。生來不是美女,但雙腿算長得不錯;做不到索腿天后,但也算修長,不是太胖(因為人根本就瘦),左看右看,應該都不會影響市容。但是,往往一出門,就會被訓示:你咁樣著出去呀?意思不是說你穿得難看,是你露得太多。

這個城市有可愛的地方,但這一套斬腳趾避沙蟲的做法,說的人是好意的,我卻無法恭維。中國人有套說法,叫做「非禮物視」,理論上,即使有人全裸上街,我們還是應該目不斜視。但是這個社會的遊戲規則,已經將非禮當作應份,睇蝕左唔關人事,反要穿衣服的人收起自己,去遷就大多數的非禮者。我不想用其他地方做比較,只能說,城市狹隘,城裡人的心胸尺度,也跟著狹隘起來。

又或者,只是單純的谷精上腦。

好多年前,在葉劉淑儀成為眾矢之的之時,曾為自己的掃帚頭辯護:連自己的髮型都不能捍衛,如何捍衛香港治安?我不喜歡這個人,但我贊成這句說話。在狹隘的空間,用自己的生活態度生活,很不容易,但在未離開這個城市以前,我還是會努力嘗試。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很久沒來採望你的網誌了,又勾起我條癮...

Anonymous said...

我係er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