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8, 2011

夜‧遊

夜涼,無星。

他和她在樹下吃晚飯。這是一條她從沒想過會來的村子。話說回來,自從踏出第一步後,往後的很多人和事,都是她從沒想過會遇上的,漸漸她也就習慣面對任何意外,和驚喜。

太陽照到哪裡都那麼毒,原本一黑一白的兩個人,幾回之後,她曬得快跟他一樣黑,在夜色下,皮膚總算可以歇一歇。山間的溫度比山腳下涼快,晚餐氣氛是愉快的,她知道他口齒不伶俐,很容易就陷入沉默,所以他想講的時候就會由得他講。在酒精的推動下,寡言的他說話開始多起來,他教她用手邊的東西開啤酒瓶,又跟她玩了一個要計數的小遊戲,因為他也看穿了這個看似念過很多書的女子,其實是個數理白痴,跟她玩這些遊戲,讓他滿有優越感。

回到房間,她才想起自己在旅途上很久沒這麼輕鬆,傳了簡訊謝謝他那無聊而開心的遊戲。嚓嚓--趁有少少酒意,出去走一轉吧。她還在狐疑這回覆是否惡作劇,已經聽到馬達的聲音,就趕緊跟了出去。

租電單車原是為了方便出入山間,但不公器私用一下,怪可惜的,她想。她沒有電單車牌,但非常喜歡那自由得近似飛的感覺;他口中不停勸說騎電單車是多麼的危險,但還是載著她下山了。開車的時候,她雙手握著他的肩,這是彼此都覺得自在的距離,什麼時候開得太快,或是路旁有什麼異動,由她握住他肩膀的力度,他就心中有數。

山村晚上非常寂靜,幾乎沒有別的車子,路顯得特別廣闊,厚厚雲層為這無人之境開路,風直接就打在臉上,很痛快。天空沒有月也沒有星,全程就只有電單車的燈照亮黑夜。車子就一直往前駛,到了下午到過的海邊。原本她想提議再往前走,看看未知的風景,不過她知道,他已經過了敢冒險的階段,又或者,他其實一直沒有真正踏出過那第一步。而她經過種種之後,也決定沉默是金,留在熟悉又安全的範圍,兩個人就靜靜聽著太平洋打拍子。

回程了。他不住在說:可惜今天海邊沒看到星星。她附和:是呀,可惜沒有星星。也許是因為喝了酒的關係,好幾次她把頭靠在手上,他感覺到肩頭一重:喂,是睏了嗎?那就載你回去囉。

不,只是想靠一靠吧。她悄聲回答,風一吹,就散了。

1 comment:

茱利亞 said...

touc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