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7, 2012

Words

近期流行一款「小學雞」手機遊戲,輸入字詞就可以跟小雞「談天」,也可以「教」小雞說話,小雞就根據數據庫中的「學」過資料,隨機回應。換言之,這是一場沒有用心的對話,樂此不疲的卻大有人在,就是喜歡它夠無聊。

平素已經不喜歡說話,長期戴住headphone拒人千里,所以玩了10分鐘已知這遊戲不是我的一杯茶。要玩的話,其實,我們的生活中就也不乏這種無心的對話:「出街呀?」「食飯未呀?」「新工返成點呀?」原是彼此關心的開場白,慢慢變作碰面不能不說的例行公事,若你要停下來認真詳談,反會令對方不知所措呢。交心,對某些人來說,太沉重了。

有些人問問題,甚至是沒有預你回答的。搭一程的士,經過心曠神怡的所謂豪宅,司機問我:呢度d租貴唔貴呢?車廂中只有他和我二人,他又沒在談電話,那麼他應該是在問我吧;回答了他,他卻不聞不問,隔了好一會才如夢初醒,問我前面的路該怎麼走?原來他心思已經飛回路面去了。然後是出差,攝影師老把我當作人肉百科,有時答得出,有時不知道而我本人也想知道答案的話,查到之後解決了自己的好奇,順道告訴他,卻令對方不好意思了:「其實我只是隨便問問,你不用那麼認真去查的。」實在不知道說話對這些人,以至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的意義,如果只是想隨便發聲,對住空氣大叫,也是一樣的,至少不用煩我。

更泄氣的是,我連生氣的權利都沒有,朋友會說:「對住呢d人,唔使咁認真。」媽的,人人戴住同一付人皮面具,他媽的怎麼知道該對哪個人認真啊?可不可以調番轉頭,要講廢話的,眼睛睜大一點,不要挑一個長戴headphone的人來煩呢?

多謝合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