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5, 2012

Shame

We're not bad people.  We just came from a bad place.

本人額頭不知道是不是掛了下圖這樣的招牌,或是我長得太善解人意,男人都喜歡跟我講心事。以前會本住好心,聽聽男人那話兒,但後來得寸進尺的笨七太多,我發現此舉只會將自己陷於不義,所以,容我老實告訴各位男士吧:我沒有一丁點興趣聽你們講鳥心事。



看《色辱 Shame》的時候,剛從紐約回來,亦即是本片的場景,一個推祟成就、熱鬧而寂寞的城市。房東又找上我講心事,而我很想繼續看我的《CSI》。「這個星期我過得真不尋常,你不見我有好幾晚都在家嗎?平常我一個星期總有4晚夜歸的...」我嘴上應著:「也許天氣太冷了?」其實我知道,他這幾天願意早點回到這個對離婚漢來說略嫌太大的4房單位時,會有我們在家,而不會是一片漆黑。

有影評質疑,為何一對以英國人為主的攝製隊,要老大遠跑到紐約去拍這一套講色慾濫情的電影?為此,我特別待自己回來後入場,比對一下自己的感受和電影的氣氛。沒錯,縱慾一夜情召妓,在香港,在上海,在東京,在倫敦都有,但那份相近而不相親的寂寥冷漠,急於找人相陪的空虛,只有紐約找得到。去紐約玩的話是很好玩的,就像去了一間巨型夜店,對五湖四海的客人都很包容,但你不會想獨個兒在夜店裡過一輩子。這套戲,就拍到了住在夜店無家可依的孤伶,只稍嫌鏡頭太集中在男主角身上,若能加長紐約本身的空洞去襯托,會更相輔相成。

片中由頭至尾沒有交代男主角與妹妹的心理病因由,只朦朧交代是由環境/家庭而起,我認這個做法相當聰明,要知道童年陰影人皆有之,交代得不清不楚,有助觀眾代入,勾起自己自童年的一些心鎖,在生活上的處理方法。

另有一點我覺得很有趣,就是一般人對「色情」所持的雙重標準。男主角的已婚波士,是本身夜夜去獵艷的大滾友,男主角的妹妹呢,就習慣用性去換取關愛,兩個人都不是童男貞女,但當發現男主角的色情片珍藏時,不約而同都忽然站上道德高地,大大表示反感。對四仔,我一向當作次文化和消費品看待,正如妓女,是世上最古老的行業,性是禁都禁不住的。看四仔發泄,至少不會傷害到自己和別人的身心,但在世俗人眼中,毒男看咸片是變態的,而一夜情你情我願是OK的;同樣是有性無愛的泄慾,有對手看不起沒對手的人,還不是一樣可悲?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