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 2013

婚/分

人生有兩齣短片,我很愛看:一是初生小孩懵懂天真的模樣,二是熱戀期情人的交流。有情人互看一眼、遞一支水、說一句話,都是真摯,都會找到對方。這兩齣人生好戲,上映時間通常都不長,故此我每每觀察到就不會錯過,暗暗全程盯著看,像海綿一樣盡量吸收每個細節,彷彿我可以為對方紀錄一鱗半爪的見證:小朋友,曾經無憂無慮;他們,曾經如此相愛。

最近有年輕友人分居。這種拍拖多年,結婚大龍大鳳,然後一兩年就落幕的現代愛情故事,其實也不是第一次在身邊上演,「扭橋位」在於中間往往沒有第三者,也沒有犯傳統的七出之條(嫖賭飲蕩吹債毒),但其中一方(或雙方)就是不想走下去了,或是一句性格不合,甚至像友人那樣,妻子求去的理由只是一個字:(你好)悶。

我不明白,也不清楚「悶」甚麼時候變成了離婚的理由。婚禮原本作用在於要做一場見證,讓新人知道下了一個很大,滾搞了很多人的承諾,不輕易脫下婚戒,但當你根本不care婚姻的意義,也就不會care當初你浪費多少人的時間,禮金和祝福。只有自我而沒有心,連心的位置都可能不知道的人,就不會知道甚麼是心痛,傷心。也許拜下三濫電視台所賜,生活也真的被娛樂化,某些男女盼望婚姻可以為沉悶人生帶來刺激,非得要每日一集起承轉合的橋段不可,做不到,就是沒盡為妻/為夫的責任,就要休掉。

被休的機會說來也是均等的,再有趣的人,天資國色的人,身材姣好的人,家財萬貫的人,也不見得在情場無往不利,都遇過他們各自的滑鐵盧。當連愛美神級導彈Chrissie都要在記者面前故作大方,為男友擋食女過夜緋聞,還要笑著否認他那話兒鑲了鋼珠,如此不堪委曲地維護一段感情,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又如何有免疫的機會?

「我好喜歡為你燒烤。」是我不浪漫嗎?我覺得這是我聽過最甜蜜的情話。我隔著煙霧,看著對面為我燒烤的人,想起Chrissie。我顯然沒有導彈,沒有錢,性格也不算易相處,神經敏感到極點,脾氣要來就來,最硬就是一張嘴,而我講的不是接吻技巧。但就是有人以為我燒烤為樂,還要講到出口,而Chrissie就要被迫講鋼珠,愛情的化學作用,真是沒有道理可以講。

「前世欠你。」唯有如此相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