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1, 2013

你好。

電腦壞了好多個月,終於趁長假的起心肝送去修理,有一半是因為想寫這封信。

自上次分別,轉眼我已經當了三年的職業遊民。每次出差的時間其實不算長,但每次回來,這片土地卻一天比一天陌生。八月空氣,懨懨鬱悶,界線模糊,黑白倒錯,是非不分。人無力地攤在沙發上,就想起了你。

然後你就在螢幕上跳出來了。

我一直相信,眾生都是上天落在地上的工具,各有各的天命,而你毫無疑問是一把尚方劍,劈鬼斬妖的鍾馗,你當之無愧。大家都訝異於你不畏強權,淡定進擊,可早認識你的人都會知道,你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外人或稱讚或侮辱,有沒有鎂光燈,你就是表裡如一。

從前我們其實很少談政治,到後來,我們甚至沒有再談話。但,往後遇到混沌不明的狀況時,我每每會想念你的個性。縱然有些咄咄逼人,縱然,我因此受過一些傷害。劍始終是劍,劍氣不帶溫柔,不宜靠近,但用得其所,你就是一束懾人的光,不像燭光那樣會帶來溫暖,但真理在你面前,確實愈辯愈明。

可以在這個時勢,看到你走到適合的位置,我無法以文字形容我的感觸--這個城市原來氣數未盡,還有空間可以講道理。即使,你也只是見步行步,提拔你的長上不見得是個有德的人,執劍的手,有天也可能將你收起。

三年,不長不短,但自己,朋友和社會上都好像發生了好多事.上次提到的日本小島,一年後終於去成了,甚至去了極北的雪國,下一步希望能去看看南邊的國度。看過許多地方,也有了自己的地方,眼光寬了一點,心寬了一點。寫稿也稍微有了進步,記得那時我還擔心過,不知道能否寫出通順的段落,現在不知不覺已成了機器,行文自然成段,思路不再斷截如蟲。我看書看雜誌看網站,但就是不太看電視了,所以後知後覺,如果不是懨悶的政治氣候,我們幾乎就要成為兩條平行線。知道你在發聲,還能發聲,讓我稍稍寬心,在飛機降落時,像看到風中的燭光,對我城還懷有那一點點,一點點的希望,有回家的理由。

加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