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9, 2014

分裂

朋友短訊求救:該怎麼封掉面書上的建制派“朋友“呢?

近期有這種煩惱的不只她一人。圈子純淨(DRY)如本人,都有一個道不同而為友的人存在於社交網絡之中。同枱食飯不敢多談政治的,全面滲透面書,短訊群組,或明刀明槍,或指桑罵槐,不一而足,最殺大家一個措手不及的,是連父母也被恐懼鼓動,口說怕年輕人被种,其實心裡害怕哪一個政權的無情摧殘,根本不用明言。若非雞犬當道,引發風雨欲來的爭議,我們不會知道毒性已經攻心至此。愛一個人而不能愛,固然無奈,但你知道雙方都是好人,卻為著觀點不同而遙遙對立——那才是世上最遙遠的距離。

和而不同,講比做的容易,對於身邊人陌生至此,朋友索性眼不見為淨。我卻認為這未嘗不是好事,也沒有擋掉道不同的人,不是我有特強的心臟可以看得下去,而是我盼望小病是福,有病就應該讓它病發,最好一單比一單荒謬,妖孽都現形了,病人才願意受治療,才能逐一對症下藥。而無論意見與我相同還是相左,小島都是大家有份的,到最後,如果大多數的人都同意讓它淪陷,不去求醫,我不會也不能擋住巨輪,無論人還是地方,都有它的命數,有人不想做英雄,有人爭做狗熊,時代的海嘯將我們捲到哪一個位置,從來都身不由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