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4, 2014

新聞

本來題目是維基,後來又變成明報,然後又殺出慧玲,公然開猛火煮蛙,新聞進展比電視劇還要快。


有得揀的話,寧願集會亦不愛遊行,急性子步伐從來都是嗖嗖嗖向前衝,哪裡有耐性等一堆人阻我去路?但因為怕人頭不夠,硬逼著自己參加。再講,如果可以閒得下心行街食飯睇戲照常放假,我對不起我讀過的書,對不起自己。


是的,No News is Good News,新聞自由如空氣,缺氧之時你才會懂它的重要。沒有電視看,走出十二萬人,沒有新聞自由,只得六千人集會,還要中間大概有四成是行家,但到底也已經比我先前設想的人數好。


朋友邀約的時候,以為我會跟舊同事同行,這倒是從來沒有想過,因為我行我素比團體活動適合自己,雖然至少有半隻腳是為他們走出來的,但覺得毋須別人特別知道我的關心,走了兩圈都沒有碰著就算無緣。這也是頭一次在我城遊行,有擔心過人身安全,此時此刻模樣,就算隔壁解放軍總部忽然駛出一輪坦克輾人,也不再稀奇。


賣花姑娘插竹葉,記者由(自覺)為民請命,如今調換角色,新聞人成為新聞,聲援別人的成為被聲援的人,感覺很奇怪,更怪是在報章上看到自己認識的人和機構,被旁人以不同角度詮釋:聲音啦,報格啦,個性啦,大家說得頭頭是道,把我這個明明認識當事人的人都搞糊塗了,到底係你識佢定我識佢?係你做過個間報館定係我做過呢?由為他人發聲到要為自己走出來,大家似乎亦沒有這樣的經驗,嗌長到乜的口號(編輯唔該CUT短佢!),主持人亦都顯得生疏,說到底關乎切身,沒有失控痛哭已經算贏了。隊伍上充滿各式旗幟,有騎劫活動之嫌,集合地點甚至有人大放厥詞說要摧毀傳統傳媒,又有人私下印發單張,為自己私利伸冤,在這個地盤可以說他們想說的,包容他們,也是新聞和言論自由的一種體現。


離開隊伍以後,也特地到政總門口看了一看。朋友和很多參與遊行的人,似乎都不知道政總門外被親中團體霸佔,看是為了看看他們的號召力,到底我城有多少人願意為區區利益,出賣自己的靈魂?一如所料人的寥落,生人霸死地,大樹幾乎比人多,橋上還加了一重鐵馬,防衛愈強只看出人心愈虛怯。忽見熟悉的身影,也不過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淡淡交匯,別過臉去地球是會照轉的,但還是上前打了個招呼,純粹選了心會比較安樂的一條路去走。由懂事到現在,由抗拒到接受,人到四十,遊不遊行,埋不埋堆,到打不打招呼,做任何事仍然由心而發毫不理性,還在利字當頭的地方講公義,我該說目己是忠於自己,還是X居見過鬼唔怕黑?不過從這一點,我至少可以肯定,自己不會變成橋下的那些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