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5, 2014

不聞

我有一班教養尚算不錯的朋友,社會動盪風頭火勢之時,自動自覺低調,FB上不會PO太多吃喝玩樂的照片,免刺激別人,招人話柄。佔中黃藍之爭,這班人照常消失,只是衰在眼尖,發現了一個共通點,對事件由頭到尾不聞不問的,大部分來自某報館舊友好,你有你去飲,佢有佢去酒樓飲,其中一位平日好像沒甚麼立場的天平座,PO上撐警察的短片,似在證明某示威者抵比人噴(我估)。

又有另一些人,除褲放屁,不說明明閉嘴就好,卻要特地在FB或者友儕間重伸自己不沾政治,不想講或者不想支持任何一方,委屈得似殘片中的白燕(未聽過誰是白燕者請自己Google);高章一點的,在金鐘示威者前拍一張婚紗照,名揚四海,再 在FB曉以大義,預告失敗乃成功之母,讓人人以為他熱愛政事,重點其實在於最後一句:不要怪責不上街的人(即係佢本人)。

對這班對一切時事舉手投降不作發言的朋友,從來都不好說甚麼,但不知為何在今次這件事上,他們的理性和稀鬆平常,卻比那些明刀明槍挺藍的人更讓我不舒服。因為他們不是不知道家中出了亂子,卻用不同的理由,合理化眼前種種不合理:警察是按本子辦事,非禮要講證據,有人捱打但天太黑了看不清楚是誰下手......

面對這些人,可以做甚麼?我甚麼都不做。應該聚合的再遠都會重聚,就讓緣分的洪流,將不該留在我身邊的那些,一一沖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