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4, 2014

面子

人活一世,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一代宗師>


本來不喜歡王維基。那是許多年前,同事自豪地跟我說:王生約我傾跳槽。然後羨慕地加一句:王生身邊總有不同的女孩相伴,不是太太啊--同事強調。我目無表情(盡量),心想,不就是個風光一時,實質自信不足,要靠女人點綴蒼白的男人?

到再留意這個商人時,已經是港視事件。當然在此之前都記得他在亞視短短日子說過的那些狂言,對他搞電視台遇上阻力並不奇怪,只是奇怪力度如此大,大如一塊鐵板,還未作奸,已經要他永不超生。

經記者報道,才知道他大學時代也是學運搞手,他未有否認,強調那是過去的事情了,由政總百天到今天網站開台,不會公開站台反政府,一再表示現在的他,只是個沒膽的生意佬,
但時局一再推他上前,敲問他沉睡的良知--我有種感覺,時局會把他推得更前,直至成為旗手,無從推塘。

由佔中到舉傘,由醞釀到遍地開花,已有不短的日子,那面旗幟,黃的藍的,都不是誰拍拍心口說了算,誰就可以擔得起,有人爭著上前,有人自命國師自命朕,但爭不成的最終就只是小丑,一切都是命定。

風雨之中有面子也有裡子,最教我齒冷是蔡東豪(係,我開佢名!係,我係用「齒冷」兩個字)。由一開始,就覺得他是個成事不足爭出風頭的傢伙,商台事件沒吃足教訓,多年後挾全香港人之名搞主場新聞,最後落荒而逃,明明是無水慳皮草草收場,又要執番咋沙,硬要說成被人逼害,再多賺前員工的幾顆熱淚。枉黎先生給他坑了兩年的稿費和版權費,捱盡左中右和豬內臟’攻擊,都沒吭過一聲,也沒倒下,叫蔡東豪做狗熊,是侮辱了動物。


力有不逮縮沙,本是人之常情,特別討厭蔡東豪,也許是因為他終年搖著「跑步」的晃子寫文章,教人處世的道理。認識好些跑步的男男女女,都是默默苦練型,一步,一秒,一年,其中一個中年朋友,個性跟蔡先生都是大哥格,毅力尤其驚人,忍住痛風年年完成馬拉松,不嚷半句,遠比蔡氏強得多。若不是蔡氏不只一次提及自己那些半途而廢的住績,多多借口維護自己成績低劣,我灭知道練跑原來如此辛苦,對友人敬佩更深。

朋友默默跟自己比賽,而一個空有理論的人,居然能在《信報》妖言惑眾這麼多年,以至他青蛙上身,忘了自己是普通人,搞出一個泡沫,又親手將之打破,把已經脆弱的香港人搞得更無助;又繼續厚住面皮、霸住寫字地盤胡說八道,以為全世界忘了他所作所為,「要嫁,就嫁跑步的人」,乜乜物物---收皮啦,唔該。

對於這樣的人仍有人祟拜,實在匪夷所思,也同情現今世代的年輕人,沒有更好的偶像可以做榜樣。夢裏的人老是叫不醒,怎能怪有人支持藍絲帶呢?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