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7, 2018

空手道

輸你都要同我企係度輸!--陳強,《空手道》

算是黑歷史嗎?在還會唱K的時代,不是沒聽過唱過Stephy(鄧麗欣)的歌,但對她印象一直麻麻,認定她就是個沒甚內涵、沒甚目標、沒甚成就,沒甚歌藝、沒甚演技、出書寫白字、搵金龜待嫁的鄰家女孩扮明星而已。娛圈催人老的程度,有時讓我們忘記她入行有多年輕多不懂事,歷盡一切,都不過36歲而已--不是她特別不爭氣,是觀眾逼得太緊。

不知由哪時開始,無論選曲或是角色,製作人都將Stephy界定為有些小機心而倔強的小女子,是幕後眼光獨到,還是角色造就了她的性格?Stephy亦愈漸顯露了特立自主的一面,在排球等個人興趣和演戲上做了很多嘗試,雖沒有成為她的「粉絲」,但也樂見有藝人能找到方向做自己。

《空手道》裏面有柔道和自由格鬥的戲份,但兩者都不使用武器,所以海報構圖有點太血腥,血也流得有點太美(個粧可以唔溶....),除此以外,個人蠻喜歡這套電影。在萬呎高空觀影時,四周小螢光幕閃爍,杜汶澤的處女導演作夾在其他西片大片當中並不失色,但基於太多人對女主角和導演的偏見,據說在本地公映時不叫好亦不叫座,被批評賣弄,「不似杜汶澤」。其實杜汶澤的內心真我是怎樣,他想講甚麼故事,誰又說得準?題材的確沒有大驚喜,但可以跳出舒適圈,不為創作設限,第一次就拍出一部故事工整構圖亮麗的電影,說到比做到容易。

(以下有劇透)

電影主題非常簡單,就是「輸」,講各人如何藉擂台學習面對失敗(或接受時不與我)的過程。帶出電影的教頭(女主角父親)在早段就過世,往後劇情就集中在三個人身上,輸自尊,輸自由,輸感情,編劇李敏給予各人適當的時間去發揮和交代故事,每個角色設定亦有一定難度,演的那一位應該也過足戲癮。Dada飾演的大胸閨蜜就算是大家眼中「最杜汶澤」的部分,負責派福利,亦是戲中的「勝利組」,樂意做着大家看不起但自己認為做得極出色的一件事:「打得叻,做乜唔打啊?」(提示:不是空手道)

多得這個劇本,我終於感受到Stephy會演戲了,《破事兒》中演「大頭阿慧」好友,到演了很多年的阿寶,都是為本片綵排,她演活那個因為任性而付出感情代價的女孩,醉酒在父親遺像前亂語一場戲特別出色,以演技感動到我。

中間和尾場打鬥的戲都設計得十分好看,陳強在桌球室空拳力敵數人一幕,配合他的獨白,是一場頗有心思的戲份,如果沒有「由頭打到尾」的期望,喜歡看動作環節的朋友也該不會失望。

另一場特別記得的戲,女主角在回看小時候練習的影帶,發現自己早就認識陳強,陳跟她說:「小時候你很愛空手道,會拉着我猛練習;但有次比賽輸了,不知怎的,你之後就周圍同人講你老豆逼你學空手道--都痴痴地線GE。」這一段讓我想起不少朋友,表面好勝,實際怕輸,他們/她們不是不知道自己下錯注,為了表面的勝利繼續下去,最後痛得一跌不起,不敢再嘗試任何事情。心疼地看着她們,我好想說:輸的確不好受,只是不輸不叫贏,不知道怎輸了什麼,不會有機會贏。

救世的《黑豹》只存在漫畫裏,現實生活更多是自己跟自己交戰。失敗是很公道的,年輕/貌美/有錢/有品味/有成就/靚仔/package好都會遇到,爭取幸福,還是公義民主,總會遇到更強的敵人,更嚴竣的困難,如果走出來一次可以成功,孫中山怎會需要試十次才成功呢?適時另覓蹊徑,就能看到更遠的風景,繼續過下一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