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養寵物最大的關口,就是牠病倒的時候。就如一個人由高峰跌下,如果寵物懂人話,這時就會嘗到人情冷暖,聽到身邊的人講出真心話。

無論動物權益如何昌盛,一般人骨子裡其實還是把寵物視作身外物,或是低人一等的畜牲,價值不高,如果遇上盡責主人,是那隻寵物三生有幸。平日自詡對兔子生活習慣瞭如指掌的長輩們,第一個反映就是皺眉,「又睇醫生呀?」總之任何涉及錢的事情,就自動波冠上「錢」之名;公幹在即,請放假的友人帶兔子去看大夫,首先回應是「唔好約咁早,十點我頂唔順,最好約兩點」;約好了下午五時半,又說:「可唔可以約早d?我趕唔切回家食晚飯(可不可以留飯?)我阿媽最憎。」同事安慰:「兔子只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

對人類,我們不見得比較寬懷,只是道德標準不容許我們賤視同類生命,所以親人或者子孫病倒時,即是有人心裡有類似的想法,甚至想除之而後快,也不敢隨便宣之於口,說一頓飯比一條命緊要,以免受其他人鞭撻。

對人對動物,我們不是不關心的,但只是限於我想要表現的關心,而不對症下藥。我不可以為你分憂,像你一樣對一隻畜牲盡責,但我可以為你多煮一舊魚,多談一通無x聊的電話。我這樣做不是關心嗎?還不快快領情?

這就是現代的撒瑪黎亞人。

2 comments:

Carrie said...

係架...等於我有d朋友, 佢地會唔明點解我隻龍貓病左我會好擔心, 佢抽筋我會驚到喊, 唔明點解我要用咁多$打的同佢去睇vet, 或者點解佢係長期病患都仲要養佢...咁lor....

我地會唔會叫人唔好要有長期病患既親人呢....

v said...

不是不想叫, 是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