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3, 2011

Taxi

以一個窮鬼來說,我都頗經常乘坐的士。有時因為懶,大部分是因為工作。

計程車。打的。Cab。不同地方有不同叫法,但是國際形象」都是急躁,爛口,囉唆,最惡名昭彰,就數美國紐約,還有套經典電影《Taxi Driver》,史高西斯加影帝,把這個行業妖魔化推向極致。

香港司機水準我是可以接受的,就是近年一批司機認路差一點,但這是環球性的,應該是因為找工不容易,半途出家的新手多了,而倚賴GPS,也令到新一代記路的能力變差。遇上老師傅時,心中會特別敬佩。

我得過很多司機叔伯的照顧,尤其夜班。可能生成一副斯文模樣,司機都把我當做女兒,溫柔細語,叮囑你慢慢收拾不要忘了東西,有時會特別等我,看我走到閘門才開走--我沒後眼,進門時看不到這一切,但我聽得見那靜夜中的引擎聲。我這類客人,都是有急需才會揮手叫車的,他再怎麼不認得路,始終比我走路或者坐公車快。一程車後,通常都不會再見,我就這樣受了點滴車資以外的恩惠,可以做的,就是臨走時再三道謝,或者加一句因應天氣或節日的祝福語。我希望他們可以感受到,我是真心感激他們半夜三更幫了我的忙,是很有心的一群,不只是爛口王,或者失業軍才做的工作。

我有個好朋友的父親,也是開的士。關於老人家的事,平日他講得不多,印象中就覺得他是PTT會成員,有時呷呷子女的醋,不喜歡他們只關注母親。最近從好朋友的網誌中,知道他父親走了,生前是個盡責駕駛技術又好的司機,這才想起,也許曾幾何時,世伯也跟我有過一車之緣。在此希望他一路走好,也順道謝謝我遇過的各位馬路天使。

2 comments:

Carrie said...

去年,外婆在醫院告急,我call相熟的的士哥哥幫我找車,他知我急,叫行家快快來接我。一轉車,由鰂魚涌(我office)到柴灣接家母,再去北區,不消一小時就到達。車到柴灣時要等家母出門口,司機哥哥有耐性,也不怕我賴帳,任我不留任何東西在車上就上樓接她。途中,咪錶壞了,他也沒說甚麼,只顧安撫我們很快就到目的地。

又是去年,家母多次眼有急症要特快到醫院/診所(一秒也不能擔擱),我也常常要由家/office急趕到醫院。不下十次遇上好心的司機,想辦法走最快的路,又安慰哭到亂七八糟的我。其實那段日子,有時候是多得在車廂中才有點私人空間掉眼淚。

真的很感激這些的士司機!

(我老爺也曾是綠的司機呢,不過去年突然出現心臟問題,動了幾次手術,所以急急被我們安排退休了。如果他開工時出亂子,你說多可怕!)

v said...

去年辛苦你了. 的士司機真的很多仗義之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