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4, 2013

哥哥

(精力太少,題目太多,delay delay再delay,最後還是決定由最想寫的題目開始寫起。)
......用那金指環做證。

四月,照例在家狂播哥哥Leslie的歌。每年這個月,情緒就會有點灰,不經不覺原來已經10年了,那個荒謬的愚人節,恍惚還是前幾年的事,殯儀館外幾里可聞的花香,好像還沒有散去。

對張國榮的好感,是在他死掉以後才開始累積的,所以我大概不能算是粉絲。我敬佩他工作敬業和專業態度,折服他在《霸王別姬》的扮相和演出,我欣賞他對行內上下人等的體貼,連帶也喜歡他的男朋友,喜歡他們對感情的忠誠和尊重;但同時,我也拒絕迷上一個太自覺靚仔的靚仔,我受不了他喜歡做焦點但又沒有安全感的Drama Queen個性,還有過份的完美主義,如果我們有緣成為朋友,我相信我應該會比他更快跳樓。

我喜歡過的哥歌不少,10歲左右,戀都未暗過,我就為《儂本多情》的意境而深深傷感;快歌如《Monica》《拒絕再玩》,都是會讓人禁不住起舞的旋律;後來的《有心人》《這些年來》,都是我某些階段的Loop歌之選。有些煞有介事為退出、打歌而作的大熱之歌,我反而沒有留意,今年無意中細聽這首《風再起時》,才聽出弦外之音:


我 浮沉了十數年
在星空裡閃 帶著惘然
請你容我別去前
贈出這闕歌 來日某天再相見

但願用熱烈掌聲歡送我
在日後淡淡一生也不錯

那暖暖雙手最後可永遠伴我
何用再得到更多

《風再起時》

這是Leslie退出歌壇時自己作的一首告別曲,聽著那些歌詞,對照當年零零碎碎的八卦新聞,詞中欲言又止,今天看來脈絡都清楚不過。掙扎多年才大紅,其實他只風光了幾年,就匆匆移民加拿大,當時大家不明所以,現在想來應該跟他的性向有關。我記得在80年代後期,曾有人傳他染愛滋(到今天仍有不少人認為愛滋是男同性戀才會惹到的病),在紅館外牆上寫上「張國榮之墓」--當日大家以為無關痛癢的花邊,現在想來其實都是知情者的歧視,在那個年代相當有殺傷力。當事人既是個敏感又脆弱的人,對這些暗示自然心知肚明,但不能明確訴屈,只能自己擔驚受怕,擔心甚麼時候秘密會被揭穿,沒有當過少數的人,不會明白那種心理壓力。那幾年是他獨當一面的時候,也應該是在那個時候,為保事業,他跟男朋友短暫地分開了,看他在電視表演,已經不像從前那麼真心地笑了,那是一種若有所失又帶有防範的表情。

後來修好,趁光環還在,與愛人遠走,好過被人揭破打落18層地獄,那誠然是他的決定,但不能說是自願,如果他是福祿壽一員,如果不是因為他愛上同性,他根本可以兩者兼得,毋須在名利和「那暖暖雙手」之間,作出這麼艱難的抉擇。我固然Leslie感到不值,不過整件事情我最驚訝的,是幕後黑手那種惡毒的程度。那是針對弱勢性向的歧視,跟怒罵「某某去死」是不同的,嚴重一點說,本質跟納粹逼走猶太人沒有分別--用這樣下作的方法將一個人逼走,踩正人家痛處,就因為你認為另一個歌星比他好,用得著嗎?What the fuck.....?? 踩過他,沒有出來保護他的,我們同該感到羞恥。

一個年代過去了,香港早就沒有了樂壇,連電視遙控權也拱手北還了。Banality of Evil。這個地方,真有大愛,去包容跟自己不一樣的人嗎?

秋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夢想
就像落葉飛輕敲我窗

《春夏秋冬》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