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熄機

來自百看不厭的《家有囍事》。



It's not you, It's me.

跟電視的緣分,大概是在兩年前開始慢慢淡掉的。以前去旅行,雖然未必聽得懂,但還是很喜歡看別人的電視節目,看人家喜歡看甚麼,尤其留意有沒有一些有趣廣告;現在的工作,需要在短時間內吸收和消化大量資訊,有空的時候不想再塞資訊入腦,就這樣把癮戒掉了。

曾經,我們跟電視的關係是如此親密,就像公仔麵一樣,沒有它就家不成家,但現在我公仔麵也不太吃了。即使現在,我仍然習慣聽到電視的聲音,提醒自己回家了,一邊到廚房弄些吃食,或是進房換件衣服,倒頭癱睡一會;但通常不到15分鐘,我對它的內容就會不耐煩,到晚餐時段,轉了兩個round的台,都選不到半個節目可以送飯,最後關機了事。最近有收看的劇集已經是《熟男有惑》,收看的意思是不會讓我有轉台的衝動。

再對上一套追看的,甚至不是《天與地》,而是《金枝慾孽1》。

真是折墮。

曾經,我以為自己跟李香琴一樣,永遠都會愛著電視。電視是我的知識啟蒙。小一到中三的教育電視,溫故知新常識問答比賽,我無一錯過;武俠片裏的對白,教曉我很多四字成語;明珠930,讓我看過許多電影經典。我從不認為看電視會變笨,只在乎你看到甚麼節目,又從節目中看到甚麼。我甚至在裏面工作過一陣子,收過它的糧。打從甚麼時候,我們跟電視變成了怨偶?但我想,跟任何關係一樣,都沒有所謂佳偶天成,必須經過一輩子的磨合,也要在適當的時候叮嚀一番;是我不忠在先,沒有出言相勸,選擇先走一步,追求面書和網上新聞平台的花花世界,電視跟願意留在他身邊的一群人長相廝守,我跟他漸行漸遠,直至陌生,直至我再沒有不關機的選擇。

雖然我極其量只能提供每晚15分鐘的收視,但還是象徵式的參與了熄機行動。第一回去了即興飯局,第二次台慶夜就是切切實實地留在家,要戒掉那一下按掣開機的習慣,還真需要一些決心。宏大一點看,我參與了一場對抗霸權的覺醒;從個人來看,是一次斷捨離的練習,我割捨了一個不再適合的伴侶,而割捨是我從來做得不好的一環。至於後來的傳媒封殺,只是再一次證明我們的貌合神離,我們頻道急需要多一些選擇。

電視事件,只是某一男子上台以來N項德政中的其中一項。由競選到當選,三日一小鑊,五日一大鑊,每個星期遊行,好唔得閒。我多番問天:到底香港人前世今生做錯了甚麼,要如此硬食一舊屎,承受這樣的厄運磨難?那天在政總,看到黑壓壓的人海,包括一些平日覺得上街等於滋事的人,我忽然想到:也許香港的命途就是要荒謬到了極致,才能逐一喚醒裝睡的人們,不再自欺欺人說「係咁架啦」「搵食緊要」,要踩到了每一個人的底線,這個城市,以至國家,才能靠在一起,有獲救的生機。面對巨人和小人的進擊,很多事情也許做來都是徒勞無功,不過,氣,有時真的要用來嘥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