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9, 2014

純情

我的目標不是你,你的目標,也不是我。--李翹。電影《甜蜜蜜》




要不是遇上他,她不會察覺這些年來自己變得有多「狗」。


男人有兩種。一種喜歡戴頭盔,莫名其妙會在對話頭五句(或者發現跟她不會有下文後頭五句)表明自己有老婆/女友,並深深相愛,那條界線,是畫給他自己看的。另一種,學名「人渣」,喜歡故弄玄虛,暗中漁翁撒網,只取不施,以在寂寥時獲取更多關顧。


曾經,她自命有所為有所不為,不屑上述這兩類人;而他屬於第三種。在旁人不小心說穿了他的Status以後,他其實已經符合了第二類的表證,她記得空氣凝固了幾秒鐘,他才恢復了話語的功能。可她卻沒有生出厭惡。寬宏,是基於她心裡終於肯承認,其實自己一樣墮落。際遇使然,變不成魔鬼,不代表她就是天使。


他最可愛的地方,是他的直白。是因為成長背景不同嗎?他對自己的故事交代,是如此不保留,她一晚就知道了他一生的大事。由最初肢體觸碰,到他探聽的話題,好感都是如此不掩飾。她尤其喜歡逗弄,看他失措的神態,反正她有自信,可以順應劇情任何方向的發展。跟他相處,讓她重溫了一些舊人的回憶,那些真誠、美好的時光。要是那時候,她不作強求,其實那些綠分,也都不會變質。在他知道了她的歲數後,他亦不遮掩他的失望:那在你眼中,我不過是個小孩子吧。不,你不是小孩,她在心裡答說--你是從前那個純情的我。




而他,不過遇上一隻未成精的狐狸。

No comments: